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老少三人畸恋

老少三人畸恋

时间:09-15 | 点击:加载中


92年阿荣大学毕业,在南方A城A企业找到一份工作。因为家中突发一些琐事需要处理,到单位报到时已经是深秋。

  单位大学毕业生集体宿舍的床位,需要再等一天才能腾出。幸好阿荣有一从未谋面的远方亲戚阿芬住在A城。事先联系好之后,阿荣就按图索骥地来到阿芬的家借宿一晚。

  阿芬其实已经66岁,30岁丧偶后一直单身也没有孩子。她跟23岁的阿荣有很微细的血缘关系,但眉目一样清秀,皮肤一样白皙,似乎印证了他们的丝丝联系。

  阿芬根本看不出是66岁的,倒像是44岁的摸样。按辈分,其实阿芬应该叫阿荣表哥。

  晚饭后一身疲惫的阿荣先去洗了个澡。阿芬家里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阿芬执意要阿荣睡在大床上,她说那双人沙发实在是不舒服。阿荣推让了一番,因为实在太困了,也就同意了。

  阿芬在客厅继续看她喜欢的电视连续剧《渴望》。一闪一闪的电视机的光,以及断断续续传来的耳语般响的台词对话,不但没有影响阿荣的入睡,反而让他很快就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地,阿荣好像感觉到电视机的声光没有了,接着是浴室传来的哗啦啦的洗澡的声音。莫名的冲动让阿荣悄悄起身偷看了阿芬的洗澡。

  这浴室半掩着门,也没有太多雾气。阿芬丰满诱人的白色裸体在水流里扭动着,原本一丝不苟盘在头上的白色的长发,这时披散下来,在白色的裸体上翻滚。

  回到床,阿荣脱掉内裤,全身赤裸地躺在被子里面。他轻抚自己的阴茎,开始有点气喘吁吁了。他把被子蒙在头上,只留一个小缝,好去观察阿芬。阿芬的家,每个房间都有夜灯,她说这是为了方便她晚上不开灯就可以到处走动。这夜灯的光线,正好可以让阿荣观察到阿芬。

  果然洗完澡吹乾头发的阿芬一丝不挂地来到卧室,她的大屁股一坐在床上,一股迷人的香气立刻弥漫开来。这是芬芳的洗发水,沐浴露,以及66岁女人丰满肉体的香味。

  两个人这时都在被窝里了,阿芬很快入睡,阿荣却很难入睡。

  年轻的他第一次跟裸女(虽然是老年的)如此近距离接触,当然是欲火难耐。

  尚且理智的他随手从床头柜上的面巾纸盒里取了一张,轻轻放在被窝里备用。他偷看着阿芬的自渎,听着她的鼾声,闻着尚留在空气里的香气,开始上下抚摸自己年轻的身体,最后这抚摸全部集中在阴茎阴囊和肛门这些地方。

  最后的喷发终於来了,紧绷的小腹上布满了黏黏的液体。阿荣用面巾纸擦了擦,感觉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他翻了个身,跟阿芬背朝背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阿荣醒来时发现阿芬已经去做早饭了。

  冲澡的时候,阿荣摸了摸自己尚且滑溜溜的肚子,昨晚喷发出的体液尚且有不少残余。想到就要跟其他男大学毕业生住在一起了,他觉得有些沮丧。

  阿芬的早点很美味,就像阿芬的慈祥而又性感的笑容一样,所有这些都深深地留在了阿荣的心里。

  阿芬叮嘱阿荣一番,叫他常来看看她这个老表妹。阿荣同意了。

  单位宿舍里住着阿荣和另外一个大学生张强。张强有女朋友,经常来宿舍玩。

  张强的女朋友介绍小美给张荣认识,这二人很快就恋爱上了。有一段时间感情还算可以,张荣甚至在一个周末把女友小美领到阿芬家去吃晚饭。

  66岁慈祥而又性感的阿芬,跟20出头年轻姑娘小美站在一起,张荣内心其实更倾心阿芬。

  从冬天到夏天,短短几个月后,这段情走到了尽头。分手后的一个周六傍晚,阿荣内心当然有点怅怅然。

  张强又跟她的女友出去看电影了。可以想像,张强回到宿舍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

  阿荣闷头连喝了几瓶啤酒,却依然无法派遣寂寞的情怀。突然间,阿芬那浑圆的大屁股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阿荣穿着拖鞋醉醺醺地来到传达室,给他的表妹挂了个电话。

  得到阿芬的回复后,阿荣给张强留了个字条,说今晚不会来了,然后就动身去阿芬家。

  开门迎接阿荣的阿芬,穿着白色无袖短褂,仅有的三颗小扣子紧绷绷地把两只奶子看管在里面。粉红色的短裤也是绸子的,有点肥,在炎热的夏天里应该很凉快吧。

  阿芬准备了些酒菜,这二人坐在双人沙发上边吃边聊。电视机虽然开着,但音量调得刚好不影响二人的对话,做个背景而已。

  阿荣这时已经是对阿芬无话不说了。跟女友的分手,虽然内心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但毕竟一段情的了结还是会留下阴影的。

  阿芬既是一个耐心的听众,又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开导者。这温馨的时刻,让阿荣不知不觉又多喝了几杯。为了陪阿荣,这一晚,阿芬也没少喝。

  不知过了多久,夜已经很沉了。酒醉方醒的阿荣揉了揉眼,他看见阿芬侧睡在沙发的另一端。白色丝绸小褂的扣子不知何时全都开了,两只圆圆的白白的乳房露了出来。巨大的乳晕陪衬着红红的高挺的乳头。阿芬宽大的短裤这时也胡乱皱褶着,隐隐约约露出了黑黑的阴毛,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天热和酒精的作用,让阿荣早就脱得只剩内裤。这时他悄悄地脱下内裤,一边看着阿芬一边抚摩自己的阴茎。

  突然,阿芬迷迷糊糊地说话了,「阿龙,天不早了,扶我上床吧。」惊慌失措的阿荣只好赤身裸体地把阿芬扶到床上。阿芬动作麻利地脱掉小褂和裤衩,顺便把盘在头上的头发披散下来。此刻裸体站在床边的阿龙再也把持不住了,跳到床上,一下子搂住了同样是裸体的阿芬。

  一个丰满性感,充满成熟女人的魅力诱惑;另一个年轻健壮,浑身洋溢着青年男性的荷尔蒙味道。他们互相吻遍对方的全身,又互相用生殖器摩擦对方全身。

  然而每次当阿荣想把阴茎插入阿芬的阴道时,阿芬都会左右晃一晃披肩的头发。

  高潮来临时,阿芬用手引导着阿荣的大阴茎,让它把芬芳的精液洒在自己的白肚皮上。阿荣明白,毕竟两人是有那么微细的血缘关系。阿芬是想保持这最后的底线。

  从此以后,周末的阿荣也有了归宿,那就是表妹阿芬的家。

  有一次,二人在床上云雨完之后,赤裸着身子仰躺在床上聊天。阿芬告诉阿荣,她其实有个相识多年的女伴诗敏。诗敏是她高中的同学,二人同龄,诗敏从没有结过婚。

  阿芬告诉阿荣,诗敏是非常好的很有才气的女子,退休后经常到全国各地旅游,准备将来出版一本游记。阿芬告诉阿荣,下个周六诗敏就会回到A城。也就是说,下个周末,阿荣将会有机会跟两个老女人肌肤相亲。她们的年龄加起来超过自己110岁!阿荣这时明白了,为什么独身的阿芬家里有这么一张大床。

  期待的时刻终於到了,三个裸体的肉体在阿芬的大床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纠缠在了一起。

  两个白色的肉体是阿芬和阿荣,他们有血缘关系,因此都是细腻的白。那略黑但显得很健康的肉体是诗敏的。

  诗敏似乎对阿荣的年轻肉体特别着迷,一直搂着他不放,这让阿芬有些吃醋,但宽厚的她很快也被那两个肉体的激烈碰撞深深地迷上了。阿芬和阿荣之间有所顾忌,但阿荣跟诗敏,诗敏跟阿芬之间却完全放开。

  阿荣的阴茎开始疯狂抽插诗敏的阴道。诗敏的阴毛比阿芬的要更浓密一些,她的阴毛跟阿荣的阴毛完全交错在了一起。阿芬的屁股蹲在诗敏的头上,这让诗敏的舌头可以进入阿芬的阴道。诗敏有着长长的美丽的舌头,红红的布满唾液,就像阿荣的阴茎一样。

  高潮来临了,三个人的身体都开始剧烈地颤动。阿荣的精液布满了诗敏的阴道,跟诗敏的蜜液融合在了一起。诗敏的唾液由下而上地进入了阿芬的阴道,阿芬那大量的蜜液顺着诗敏的舌头由上而下地进入她的口腔。

  风暴过后的三个人,赤裸的身体软软地交叠在一起。诗敏和阿芬的乳头依然勃起,阴道口也都完全开着,缓缓地流着晶光闪闪的液体。阿荣的阴茎虽然不再那么张扬,可依然处於充血状态。三个人仍然陶醉在这美丽的性体验中,不愿意起身离开这承载快乐的大床。

  还是阿芬率先打破宁静,她幽幽地说,「你们俩在床上呆着,我去拿两瓶红酒来,咱们先喝个烂醉,然后再来一次,行不?」床上那两个赤身裸体的老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异口同声地说:「行!」

字节数:633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