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2-174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2-174

时间:09-17 | 点击:加载中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小颖脚上的高跟鞋早已经被脱掉了。露出了被黑丝袜包裹的脚趾,此刻小颖
双腿被父亲的胳膊抬在手腕上,十根被黑丝袜包裹的脚趾随着父亲的不断的抽送
推进而不断勾曲着,一会十根脚趾撅向脚背的方向,一会十根脚趾又扣向脚心的
方向,可以预见父亲的抽送和进出对她的身体有多么大的刺激,她此刻的身体又
是多么的舒服和舒爽。

  父亲老汉推车式的干了几分钟后,暂时停下了抽送的动作。他微微的喘了几
口气,之后一边一个把小颖的大腿抗到了肩膀上,有了肩膀的帮助支撑,父亲的
双手就可以腾出来了。父亲在进行着姿势的转变,而小颖也躺在床上急促的呼吸
着,丰满的乳房被婚纱包裹着,不断起伏展现出惊人的弧度。

  父亲把小颖的双腿抗到肩膀上后,目光就被小颖不断起伏的胸脯所吸引。
「嗯……」随着小颖的一声轻吟。被婚纱包裹的乳房被父亲突然抓住,隔着婚纱
不断的轻轻揉搓着。小颖此刻已经没有了力气,只能不断的扬起尖尖的下巴享受
父亲对她乳房的爱抚。

  父亲抚摸了几下后,似乎感觉膈着婚纱不太过瘾。父亲慢慢的拨下了婚纱的
乳罩,小颖生机勃勃的巨乳和粉红色的乳头,再次显露在了灯光下。

  父亲已经很久没有从上到下、在灯光下去仔细欣赏小颖的乳房了。父亲看着
眼前的美景,看着小颖乳峰顶端那两颗粉红色的葡萄,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小
颖的乳房是最迷人的,让人永远看不够。

  「滋……」「啊……」父亲看了几眼后就忍不住扑了上去,一手握住小颖的
一个乳房,另一个乳房就被父亲含进了嘴里,把整个乳头和乳晕全部吸进了嘴里,
让小颖不由得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父亲的嘴品尝着一个,手抚摸着另一个,偶
尔对乳头舔舐,偶尔整个的吸吮,小颖的两个乳房在父亲的手中和口中不断变换
着形状,慢慢的浸染了父亲的唾液。

  「啪啪啪……」父亲品尝了一会后,就叼着小颖的乳头开始耸动胯部继续干
了起来。小颖的身体柔韧度很好,虽然父亲的肩磅把她的双腿压的很低,但是对
于小颖来说还是柔韧有余。

  「啊啊啊……」小颖的蜜穴被父亲的阴茎占据,乳房被父亲的手和嘴占据,
小颖身上最性感的两个部位被父亲占据,小颖的呻吟不由得比刚刚更加的高昂和
销魂……

  整个房间被吸吮声、肉体的撞击声、淫水摩擦的吧唧声弥漫着,而躲在窗帘
背后的我,成了这场婚礼和洞房花烛的最好的见征人,也是唯一的见证人。我清
晰的看着这一切,刚刚的时谈我还有性欲,只是因为婚礼的进行,还有小颖穿婚
纱的刺激,此刻的我阴茎已经像刚刚那么坚硬,但是马眼还在流出粘液。如果现
在的父亲换成我,是否就可以解决了我此时的窘境?

  父亲的阴茎一边不断的进入小颖的阴道,嘴巴和手也一直没有闲着。父亲的
嘴来回的在小颖的两个乳房上流连,最后压着小颖的脖子向上,脖颈、肩膀、锁
骨,父亲沿着小颖的身体一路吻了上去。「晤……」小颖的呻吟突然被打断,因
为此时父亲已经吻住了小颖的嘴,父亲疯狂的吸吮小颖的嘴,而小颖则是一动不
动,没有晃头闪避,任由父亲品尝着她的唾液。

  小颖的两片娇小的红唇被父亲吸进嘴里,当两个嘴分开的一刹那,我能够看
到父亲的舌头偶尔也会伸进小颖的嘴里耕耘几番,俩人此时不但交换着彼此的爱
液,也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唔唔唔……」「啪啪啪……」整个房间在弥漫,父亲和小颖在享受着彼她
的身体和欢瀹,慢慢体会这个过程,对于他们俩人来说,高潮的那一刻永远不到
来才好,这样俩人可以永远的做下去,永远的享受彼此不分开。但是此刻对于我
来说,我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减少对我的折磨和伤害,我等待着、期待着俩人
高潮的到来,我好找机会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是非的伤心地,我甚至在想,我是
不是需要永远的离开,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父亲和小颖,此刻的我,第一次感觉
到自己在这个家庭里是一个多余的人。

  「啊………………」随着小颖的一声最嘹亮的淫叫,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只见父亲和小颖的嘴已经分开,而父亲把阴茎尽根没入,全部顶进了小颖的阴道
里,两个人的跨部紧紧的抵在一起。阴毛彼此缠绕。小颖的脚趾全部勾起,显得
是那么的淫荡,而小颖和父亲的身体开始急剧的颤抖。

  透过镜子的反射,我看到了的下体,只见父亲的阴囊不断的急促收缩着,不
断的把精液注入到小颖阴道的最深处。而父亲长满后碇毛的肛门,还有小颖粉红
色的肛门,都一唱一和的收缩着,俩人在这一刻,终于全部达到了顶峰。俩人紧
紧的连在—起开始受精,而躲在窗帘后面的我,此刻也松了一口气,一切终下要
结束了么?我此刻真的不愿意再看下去了。或许眼不见心不烦,我此刻已经很累
了,我现在只想安静的找个地方,缓解身体的疲惫,另外也治疗一下自己的心伤。

  「呼呼……」父亲给小颖受精了足足半分钟,射精和高潮过后,父亲双脚站
在地上。上半身趴到了小颖的身上,长满胡茬的脸颊把小颖的乳房压的扁扁的,
小颖的两个巨乳此时似乎变成了父亲的枕头。俩人都在体会着高潮的余韵,房间
里的声音在这一刻全部停下,只剩下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俩人平复了大约五分钟后,父亲慢慢的用双手撑起了身子,脸颊恋恋不舍的
离开了小颖的两个乳房。父亲站直身体后,慢慢的向后移动胯部,黝黑疲软的阴
茎开始一寸寸的拉出小颖的阴道,就像是一个日本武士慢幔的拔出自己最厉害的
武器——宝刀。

  「啵……」随着父亲的龟头被最后拔出,小颖的阴道就像决提的缺口一般,
那些精液就像是洪水,从小颖的阴道里蜂拥而出,涌出小颖的阴道口,流过小颖
的菊花,之后滴落到地面上。

  小颖此刻已经没有力气了,她犹如烂泥一般躺在床上,任由精液流淌,她在
休息、平复自己的身体。而父亲却是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蹲下了身子,把头靠近
了小颖的跨部,用眼睛色迷迷的欣赏着精液流出的场景。看着小颖的阴道不断流
出自己的子孙,父亲的眼中带着满足和自豪,只是父亲看了一会后,就忍不住伸
出了手指。

  「啊……」小颖发出一声疲惫的惊呼,只是她没有其他动作,甚至连眼睛都
没有睁开。原来父亲把手指慢慢的伸进了小颖的阴道里,之后不断的从阴道里掏
出浓浓的精液,那些精液似乎源源不断。看到这一切,我真的很佩服父亲,这都
是第二次射精了,精液的量还是那么大,浓度还是那么浓。

  父亲用手指玩了会小颖的阴道后,突然把目光注意到了小颖的菊花上。

  看着被流过的精液覆盖的菊花,父亲的眼睛突然冒出了两道绿光,短暂的沉
思了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见父亲短暂的沉思过后,他再次伸出了手指,之
后把手指轻轻的伸向了小颖的菊花,之后把手指按在了小颖的菊花上。

  由于有了父亲手指的阻隔,从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暂时聚集在了小颖的菊花上。

  「啊……」小颖再次发出了一声与众不同的呻吟,原来父亲看到精液在小颖
的菊花周围聚集的差不多了,竟然用手指连带着精液捅进了小颖的菊花之中。在
父亲手指捅进菊花的一刹那,小颖的上半身猛的拱起,之后又再次躺下。她没有
流出据绝的表情,反而小腿不断的摩擦着床边和父亲的身体。

  父亲似乎发现了新玩具,不断的把手指抽出小颖的菊花,沾满精液后再连带
着精液重斯插入小颖的菊花之中,似乎想把剩下的精液全部捅进小颖的菊花之中。

  父亲此刻的想法我看的出来,他的精液占据过小颖的嘴巴,占据过小颖的阴
道和子宫,唯独没有占据过小颖的菊花。以他那么大的尺寸,和小颖肛交似乎不
太可能,另外小颖也不会接受肛交,退而求其次,父亲把精液捅进小颖的菊花里,
不也算是一种肛交的替代方式么?不管怎么样,小颖的菊花也算被他最后占据了,
他今夜也就没有什么遣撼了。

  这样又过了五分钟后,小颖阴道里终于没有一滴精液流出,而父亲也完成了
对小颖菊花的占据。父亲脱去了上半身的礼服,礼服只是婚礼的时候用的,洞房
花烛夜得脱掉礼服才行。

  父亲脱掉礼腿之后,开始也为疲惫不堪的小颖更衣。父亲把婚沙从小颖的头
上脱了下来,小颖任由父亲抱起上半身摆布。

  完成这一切后,父亲用纸巾开始给自己的阴茎和小颖的阴户清理,而小颖享
受着今晚这种公主般的待遇,被动的享受着这一切。父亲清理完毕后,把小颖拦
腰抱起,之后放到床里,而他则躺在了小颖的身边,俩人并列在一起仰躺着。唯
一不同的是,小颖是闭着眼暗,而父亲睁着眼睛。

  俩人躺在婚床上,性爱的痕迹,大红的被褥,还有墙壁上红红的喜字,棚顶
的拉花,一切都映衬着今晚的婚礼和洞房花烛,似乎该有的都有,什么都不缺少。
父亲的表情很满足,他仰躺着,偶尔目光环顾整个房间,偶尔转头看着身边只穿
着吊带丝袜的小颖,脸上带着兴奋、幸福和满足,虽然疲软但尺寸依然比我大的
阴茎,瘫软的吊在他长满阴毛的胯间。

  今夜或许不会这么快就结束的,而我站在窗帘后背却有苦说不出,我该怎么
离开这个房间呢?我总不能就这么在窗帘背后站一夜吧,今夜太过漫长,幸福的
是他们俩人,而受苦的却是我这个正牌丈夫。

  我在等,等他们二人睡着之后,我再找个机会溜出去。只是还没有等我考虑
完毕,只见小颖睁开眼睛,之后摇摇晃晃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之后下地,拖着不
断颤抖的双腿向外面走去。中途还拿起了自己的衣服。

  难道小颖要走了么?今夜不住在这里,她后悔了?父亲也是一样,他瞬间起
身,紧张的看着小颖,似乎很害怕她要走一般。小颖拿着衣服走到门口,不过只
是简单的把外套披在了肩膀上。

  「屋里没有卫生间,我去外面解一下手……」小颖似乎看出了父亲的紧张和
疑惑,之后背对着父索解释了下,父亲所在的房子是平房,没有地漏,所以屋里
没有卫生间,只能去外面解手上厕所,而外面的厕所是新盖的,水泥什么的还没
有干,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在树林和草丛里随便找个地方解手,没有办法,条件就
是这么简陋。

  听到小颖的这个解释,父亲的表情终于多云转睛,今夜小颖不会走了,今夜
还很漫长……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颖的下半身只穿着吊带丝袜和高跟鞋,上半身只披了一件外套就走出去了,
也是,父亲所在的房子在这个小岛上有独上的区域,而且电力站所在的周围都有
铁丝栅栏,很大范固内只有父亲这一所房子,可以说这方圆一里内只有我们三人,
不会有其他的人,这也是小颖穿着这么暴露大胆就到外面的原因。

  小颖走了出去,而我却躲在窗帘后背叫苦不已,我的腿脚早已经酸麻,我想
弯腰去揉一揉自已的大腿,只是父亲还在房里,我还是一动不敢动,因为此时的
房间是那么的安静。

  小颖出去后,父亲就坐在床上,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看表情是有些担忧小颖。
一来,外面天那么黑,小颖晚上一个人又怎么敢去树林草丛呢?要知道,以前的
时候,我和小颖在父亲这的时候,天色稍晚,小颖去解手都叫我陪同,因为她害
怕。而这一次,小颖却自己去的,毕竟父亲不同于我,虽然她和父亲发生了非比
寻常的关系,但是她还是无法主动向父亲张口。

  二来,小颖穿的这么性感务暴露,万一天晚上的这个院子里有小偷或者其他
什么外人,那么小颖岂不是很「危险」?在父亲的艰里,小颖已经不仅仅是儿媳
那么简单,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把小颖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爱人,所以他时刻担
心着小颖,绝对不允许小颖有任何的闪失。父亲坐庄床上简单的犹豫过,咬了咬
矛,他简单的还是穿了那一条大裤衩子就穿着拖鞋跑了出去,为了去保护小颖—
—我心爱的妻子。

  父亲跑出去后,我赶紧挪动着僵硬的双腿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我用双手揉
了揉双腿,之后僵硬的往外走去,我此时松了一口气,这是上天在给我「逃跑」

  的机会,虽然我还有很多的不舍,但是我确实要离开这里了,毕竟该看的已
经看了,其他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我走了几步后,双腿走路才正常起来,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害袖撞到小
颖和父亲。当我走了没有几步,我就看到了父亲的背影,只见他躲在了草丛的边
上,眼睛不时的往前瞄着,不知道在看什么。还好我害怕撞到父亲和小颖,所以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而发现了隐藏比较隐秘的父亲,要不然我发现不了父亲,
就这么从父亲身边走过,那么……

  我小心翼翼的躲到了另一侧的草丛里,看父亲到底在看什么。我顺着父亲的
眼睛看了过去,发现小颖正在林间的小道徘徊着。小颖是一个比较讲究和有素养
的人,她不愿意随便找个地方就解手,上次我和她来这的时候,我陪着她,她解
手光找地方就花了好见分钟。一个美丽漂亮的城市长大的女子,让她像在农村一
样随地解手,难怪她会不适应,也难为她了。

  由于是晚上,小颖并没有离房子太远,但是她站在小道中央,看着道旁浓密
的草丛和阴森森的树林,还有呼呼的大风,一切对于作为一个女人的小颖,都是
那么的恐怖。小颖犹豫着,她真的害怕,但是她往房子里看了几眼后,又放弃了
让父亲陪同的想法,她此时显得很害怕,但是站在原地束手无策。此时距离她出
来已经三分钟了。似乎还没有解决。

  我的日光又看向父亲。只见他此时的脸上带着一丝警惕,不断的把目光扫向
周围,似乎怕有外人进来,此时有他在,肯定不会有坏人去伤害小颖,唯一剩下
的担心就是小颖的胆怯,此时相比较刚刚父亲担心的,已经不重要了。此时父亲
也知道小颖不愿意让他陪同,他还不如在一旁默默的给小颍当护卫。

  过了两分钟后,小颖的双腿不由得夹紧和摩擦,看的出来,她似乎有些忍不
住了,小颖咬了咬矛,她忍不住了,似乎不怎么在乎其他的,她直接走到离小道
旁很近的地方开始解手。

  只见她闭着眼睛蹲了下去,眼睛闭了起来,织乎这样就让她少一点胆怯。而
父亲和我都能借着月光清楚的看清楚小颖双腿中间的蜜穴,此刻因为下蹲蜜穴已
经分开了。

  女人小便下蹲的这个姿势对于有些男人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这个姿
势太让人想入非非,也显得很淫荡,瞬间能勾起男人的性欲,犹其小颖还穿着没
有兜布的吊带丝袜,还有因为衣服披肩而敞开露出的巨乳,还有小颖美丽的面容,
外加上这么……的姿势,我在夜色下,仿佛看到父亲的眼中冒着野兽一般的绿光,
与天上的月亮是如此的呼应。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一个人因为中了
邪术,每到月圆之夜,他都会变成一只人狼。而此时的父亲就仿佛是电视中的那
只人狼,此刻他在一点点的锐变着。

  父亲咽了咽唾沫,之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他的眼睛巡视了一圈此时的环境,
高密的草丛,树林,还有吹过的大风,还有江水的声音,天上的月光,此时的环
境和条件仿锦是那么的得天独厚。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具备了。父亲此时决定
偷袭这只猎物,父亲和小颖玩了很多种花样,玩过强奸,玩过各种姿势,但是野
战貌似没有玩过,父亲似乎也是一个性情高手,通过这段时间他和小颖做爱,很
多性爱的手法,让我这个生活在当代都市的儿子都自愧不如。

  父亲一点点的在草丛中移动着,之后慢慢的挪动到了小颖的背后,寻找着时
机,到时候好一击毙命。小颖此时已经解完了手,只见她叉着双腿站了起来。之
后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蜜穴,小颖是个很干净的女人,每次即使是小的解手,她
都要清理的干干净净,我曾经调笑她,女人天生就是一个麻烦精,结果换来小颖
的一顿嗔怪。

  当父亲移动的对候,我也放弃了离开的想法,毕竟或许在这个野草丛生的地
方,或许有新的戏看,毕竟我此时有着强烈的好奇,虽然可能发生让我很痛苦的
事情,但是如果不看到,我似乎又不甘心,我的身体在自己的好奇支配下,开始
跟随着父亲移动着。

  当父亲移动到小颖背后的时候,我也移动到了父亲的背后。此时我们三人可
以用一句谚语来形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小颖是蝉,是一个猎物,父亲是螳螂,
是准备捕蝉的猎手,而我是黄雀,此时正在偷窥捉奸,捕捉父亲和小颖,只是…
…自己算是黄雀么?自己只能偷窥,自己有捉奸的勇气和胆识么?小颖此时已经
完成了清理,她收紧了披在肩膀上的衣服,挪动着脚步准备离开。而父亲知道此
对就是最佳的时机,他开始快速的脱下了自己身上仅有的那条大裤衩子,之后把
裤衩扔在了地上的草地上,只见父亲的阴茎再一次的勃起坚硬起来,此时离他第
二次射精,也就仅仅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看来今晚父亲是准备把自己的性
能力发挥到极限,精尽人亡的节奏啊。父亲脱掉裤衩后,就挺着直翘翘、凶巴巴
的阴茎蓄势待发,准备好了之后,只见父亲就像一头猎豹一样瞬间用最炔的速度
扑向了自己的猎物——小颖,由于有风声和江水声的掩盖,所以小颖根本没有听
到后面的声音。

  「啊…………」父亲猛的从后面把小颖抱住,小颖突然被吓了一大跳不由得
面露极度的恐惧发出一声尖叫,只是此时是夜晚,周围空旷只有我们三人,风声、
江水声,草丛和树林被吹动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足以把小颖的尖叫所淹没,而
且此时吹的是逆风,声音也会被风吹到房子背后的江面上,总而言之,小颖的呼
救只会被淹没。

  「啊……救命啊……」小颖恐惧的尖叫着,任谁在这个让她恐惧的夜晚和坏
境里,被人突然从后面抱住,而且还不知道后面是人还是鬼,小颖没被吓晕,已
经算是她坚强了。小额此刻只知道挣扎和呼救,似乎忘记了一切。

  而父亲脸上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在后面紧紧抱着小颖,看的出来,他是在和
小颖开玩笑,此时的微笑也带着一丝坏笑,但是躲在旁边草丛中看着父亲的微笑,
却带有了一丝恐怖,当然了,这是我的错觉,心中的错觉。

  随着小颖的挣扎,父亲在后面强忍着笑意抱着小颖就是不放手,而小颖由于
恐惧,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万一是……因为以前我爱看鬼片
和僵尸电影,每次小颖都堵着耳朵不敢看,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听。

  小颖被父亲搂在怀里,两人在树林中的草地上画着圈,不断变换着位置。而
父亲还在逗着小颖,双手偶尔揉搓一下小颖的双乳,此时的小颖因为挣扎,身上
披着的外套早已经脱落了,小颖除了吊带丝袜,此时一丝不挂了。

  随着小颖的挣扎,小颖的臀部零距离的无意的摩擦着父亲的跨部和阴茎,而
父亲的手又来回的在小颖的双乳上摸索着,此时的父亲性欲早已经被吊了上来。

  只见父亲和小颖纠缠一会后,就腾出了一只手,之后扶住了自己的阴茎,晃
动着龟头寻找着位置。

  由于小额此时不断的呼救和挣扎,向前弯腰准备逃跑,所以小颖此时的臀部
向后挺翘着,这是背入式一个极好的姿势。小颖此刻或许已经知道了危险的来临,
自己的身后要么就是一个色鬼,要么就是一个色魔。

  「爸……救命啊……」小颖挣扎呼救了这么久,终于想起了不远处的房子还
有房子里的父亲,她终下在这一刻上动呼唤父亲,向父亲求救。而小颖身后的父
亲,脸上露出了丝满意和感动。

  由下父亲的力气很大,父亲一只手环住小颖的腰部就可以完全的禁锢住她,
而小颖此刻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武器——手指甲,要是在小颖清醒的时候,此刻
父亲的胳膊早已经被小颖挠的血肉模糊了。

  由于小颖一直挣扎着,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所以父亲在身后扶着阴茎一
对半会找不到位置,一切的一切或许只能看巧合,看天意,看什么对候父亲的阴
茎能移正确无误的找到位置。

  看着挣扎的小颖,我此刻很想出去救她,而此时我不由得对父亲有了埋怨,
你玩归玩,但是吓唬小颖这个玩笑有点开大了,万一把小颖吓晕了,或者吓出病
来,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此时我也猜不准父亲是怎么想的,或许我的变态心理也遗传自父亲吧,如果
父亲不变态的话,此刻也不会玩这种角色扮演强奸和野战了。看来我对父亲的印
象还停留在小时候,我从来没有认真的用成年人的眼光去审视这个人。

  「啊……」随着小颖一声异样的,恐惧中夹带着另外一种味道的尖叫,我的
思绪被瞬间打断,只见父亲扶住阴茎的那只手已经腾了出来,现在回归到双手紧
紧抱住小颖,而父亲的胯部毫无缝隙的和小颖浑圆挺翘的臀瓣紧紧的贴在一起…

              第一百七十四章

  看到父亲的胯部与小颖的臀部紧紧的贴在一起,我知道父亲这个时候终于成
功了,他已经用这个野蛮的方式和这个特殊的野外坏境里,把小颖插入了。父亲
插入之后,没有立刻的抽送,因为小颖还在继续的挣扎着,而且括入后,挣扎的
更厉害了。

  「哎呦……」突然父亲发出一声痛呼,我睁眼看去,发现小颖被插入后,终
于想到了一个鱼死网破的办法,只见她低头突然咬到了父亲的胳膊上,可以看得
出小颖很用力,把父亲咬的哇哇大叫。

  「小颖,快放开,是我……我只想逗逗你……好疼……」父亲这个时候再也
顾不得玩强奸的游戏。只能乖乖的求饶。

  小颖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停止了挣扎,愣在了那里,她似乎不敢相信后面
的人竟然是父亲,她慢慢的松开了咬住父亲胳膊的嘴,之后费力的把头转了过去,
结果看到一脸痛苦还带着坏笑的父亲,此刻的父亲的坏笑之中还带着一丝苦笑,
他似乎没有想到玩大了。今天小颖为他穿上了婚纱,一切都由着他,配合她,所
以才给了父亲这个玩强奸游戏的胆量,或许他至少在今晚不会害怕小颖,今天今
晚他才是主导者,小颖的新郎。

  「你……」小颖松了口气。之后回头怒视看着父亲,刚刚把小颖吓的不轻,
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都会失去理智。

  「混蛋,放开我,不要碰我……」小颖此刻还在气头上,有些气急败坏,又
开始挣扎了起来……

  「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逗逗你。」父亲看到小颖真的生气
了,不由得紧张起来,开始向小颖认错,只是父亲虽然认错,却没有松开小颖,
阴茎也没有因为紧张而疲软下去,还紧紧的、牢牢的插在小颖的阴道里。

  「哎呦……」原来小颖一直挣扎,结果不小心碰到了父亲胳胳膊上的伤口,
此时那里有一个清晰的牙印,而且还在流血,刚刚没有把父亲胳膊上的肉给咬下
来,已经是便宜父亲了,还好父亲最后表明了身份,要不然小颖真的会把肉给咬
下来。

  「哼……活该……」小颖看到父亲胳膊上的伤口,此时显得比较严重,眼中
的愤怒不由得消散了很多,只是还是嗔怪了一声。

  「嗯……」小颖嗔怪一声后。又开始挣扎了几下。只是不小心触动了紧紧插
进她阴道里的阴茎,阴茎无意中在她的阴道里搅动着,没有了恐惧的她,不由得
发出了一声娇哼,没有了恐惧,她才体会出这根让她又爱又恨的粗长阴茎给她带
来的欢愉。

  「啪啪啪……」听到小颖的那声娇吟,父亲知道自己的过错已经得到了原谅,
虽然不是彻底的原谅,但是只要他现在好好「表现」,那么一切的过错或许都会
被迷人的性爱而一笔勾销。所以待小颖发出这声娇哼过后,父亲就抱着小颖,胯
部开始耸动了起来,胯部开始撞击着小颖的臀瓣,发出清脆的啪啪啪声,小颖的
臀瓣在夜色下被父亲撞击出一阵阵臀波。

  「哎呀……嗯嗯……,在父亲开始抽送后,小颖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惊叫,之
后就开始呻吟了起来,今晚的俩人,性欲都达到了顶峰,似乎对彼此的身体都是
欲求不满,虽然俩人已经完成了两次完整的性爱,但是此时做爱还是让彼此那么
的销魂。小颖的呻吟声在夜色中,风吹中不断回荡着,发出一阵阵犹如魔音一般
的缭绕在我的耳旁。我趴在草丛中,像匍匐前进的战士,也像是一个猥琐的偷窈
者,而父亲和小颖俩人站在一起交媾着,我趴在地上不得不始着头仰望着俩人,
此对俩人在我的眼里却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而且我显碍那么的低微。我仰望了会
后,脖子就酸了,我的头努力的抬高,但是身体却要紧紧的贴在草地上。」啪啪
啪……「虽然父亲的卖力操干,小颖的挣扎慢慢的消失后,原本推搡父亲的双手
慢慢的变成了爱抚,原本愤怒的双眼此时已经充满了享受和爱欲。父亲感受到这
一切,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表现的时间了,父亲不由得
更加卖力起来,嚣张的享受这个女人的身体。

  我从下往上,看到了小颖的双腿间的裂缝,也就是她的蜜穴中,一根粗壮、
青筋缭绕的肉棒不断的进进出出,每次抽出的时候都会带出一丝粘粘的爱液,那
些爱液是那么的粘稠,顺着小颖的阴道口流出,之后流到下面小颖稀疏的阴毛中,
聚集到一定程度后,随着重力的作用而滴落下来,爱液滴落到草地上后,中间却
没有断裂,草地和小颖的蜜穴阴毛中间连接着一条晶莹的丝线,此刻在月光的映
衬下,显得是那么的晶莹剔透,而且又是那么的清晰。

  由于父亲的身高比小颖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所以父亲不得不稍微微蹲才能
操到小颖,这样干了一会后,父亲或许累了,所以他一边操干着,一边用双手把
小颖往上提了提,小颖或许也感受到了因为什么,毕竟这个姿势确实耗费体力。

  随着父亲双手的用力,小颖一点点的踮起了脚尖,小颖只有脚趾着地,脚跟
和脚掌全部离开草地,就那么前后一晃一晃的承受着父亲的冲击,樱桃小嘴里发
出一声声让人销魂的娇吟。

  「啵……」正在兴头上的父亲,突然拔出了自己的整根阴茎,突然的拔出让
小颖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呼。只见父亲拔出阴茎后,晃动着湿漉漉的阴茎开始捡起
了小颖的外套和自己的裤衩,之后把它们铺在了一起,做成了一张很小的临时床。
小颖眼神迷离的看着父亲忙乎着,当父亲铺完之后,就立刻跑到还傻傻呆在原地
的小颖身后,扶住小颖的细腰,用手扶住自己的阴茎。

  「啊……哈……」父亲的阴茎重新填满小颖的阴道,「啪啪啪……」父亲趁
着性欲还没有消散,赶紧继续卖力的操干起来,把性欲重新积攒起来。

  父亲一边干着,一边连着小颖挪动着脚步,之后慢慢走到了他刚刚铺好的床
前,之后他轻轻用手弯下小颍的腰部,看的出来,他是想让小颖趴下,趴在他刚
刚铺好的床上。只是小颖知道了她的意图,不由得回头看着父亲,撅着小嘴摇了
摇头,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没有生气,那个表情好像是在撒娇—般。

  上几次的狗交式,或多或少都是在小颖不情愿的情况下完成的,在清醒的时
候,让小颖心甘情愿的狗交式,这还是第一次。父亲看着小颖那撒娇的样子,眼
中突然出现一丝述茫,仿锦被小颖撒娇的一瞬间给迷惑住了。

  过了一会父亲才清醒过来,父亲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兴奋。小颖的这个表情没
有丝毫的震慑力,有的只是对父亲更深的诱惑。父亲继续轻轻按着小颖的身体,
俩人「僵持」了一会后,小颖嗔怪的转过了头,好像真的生气了一般,父亲不由
得一楞,他不免得有些后侮,他似乎没有想到小颖真的生气了,也怪自已太贪心,
自己要求的是不是太多了?父亲有些紧张和懊悔,只是没有想到让父亲意外的事
情发生了。

  在我和父亲目蹬口呆的注视下,小颖竟然背着父亲,之后援慢的弯下了身体,
随后是双腿,而父亲为了不让阴茎脱离小颖的阴道,只能傻傻的跟随着小颖的身
体而慢慢的下蹲。时间很短暂,似乎也很漫长。小颖最终主动跪在了草地上那张
临时的床上,双手杵着地面,而她的头低着,头发被她全部捋到头的另一侧,我
这里没有头发的遮挡,能清晰的看到小颖羞红的脸颓。父亲也随着小颖慢慢的蹲
在了地上,就像扎起了马步一般。

  父亲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小颖主动的,
我的眼角和脸颊湿润了,不知道是自己的眼泪还是草丛中的露珠,或许是露珠吧,
只是在前半夜,哪来的露水呢?父亲还傻傻的蹲在那里,而小颖一直保持狗交式
趴在地上等待着,等了好一会后,她竟然发现父亲没有动作,她不由得回头看了
一眼父亲,发现父亲还傻傻的、呆呆的。小颖不由得晃了晃自己浑圆饱满的屁股,
她在给父亲一些暗示。父亲被小颖晃动臀部的动作惊醒,此时他方知道这一切都
是真实的,不是梦境。父亲的脸上带着兴奋,双手扶住小颖的细腰,再次往下压
了压,或许小颖的腰部还是有点高,而感受到了父亲手上的力度,小颖的细腰犹
如塌陷的桥粱一般,再次往下低了一下,此时小颖的臀部高高的撅起,显得强么
的优美而又那么的淫荡。

  「啪啪啪……」父亲抚摸着小的臀瓣,和证我这个丈夫一直迷恋的细腰,胯
部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不停的连带着阴茎在小颖的蜜穴里抽送,黑黑的、长满
阴毛的卵蛋前后晃动着,不停的拍打着小颖的阴蒂。「啊啊啊……」而小颖只能
用一声声娇吟去回应父亲的努力,也是在给父亲鼓励。

  父亲的双手慢慢的前绅,伸过小颖的掖下,之后抓住了那对随着父亲的抽送
不断晃动的双乳,此刻俩人用最原始的姿势交媾着。

  野战带来的刺激,不但是父亲,还有小颖,清风拂过俩人的身体,旁边的草
丛和树叶声,一切都成为了新的性爱协奏曲,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到了大自然,此
时没有公公,没有儿媳,只有一男一女,好像是亚当和夏娃,仿佛混沌初开,回
到了人类最原始的传宗接代的状态。

  俩人的交媾还在进行着,彼此享受着彼此的身体,此刻,天为被,地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