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婆被老光棍干了

老婆被老光棍干了

时间:09-16 | 点击:加载中


记得是99年秋天,我把自己的老婆给一个老光棍玩了。这个老光棍姓胡,是我们单位的门卫,当时50岁,丧偶10年。平时我们单位晚上总有人值夜,我作为一名普通干事,总是为领导作想,所以经常值夜班。所以和孙老头头比较熟悉。那一年我36岁,老婆34岁,我老婆叫萍,长的很好看,身材很苗条,乳房很大。平时总能吸引男人的眼光。我们夫妻生活其实很好,我老婆很喜欢做,一般每星期3~4次。但是我的耐力一般,每次只有10分钟左右。

时和孙老头值夜班,总喜欢和点酒什么的,所以时间长了,也就无话不说。比如扯一扯女人呀什么的。谈谈他的风流韵事。孙老头说他已经玩过9个女人,这辈子准备玩12个知足。当时我可是就玩过老婆一个,所以对孙老头佩服得五体投地。孙老头说起女人来一套套地,而且总喜欢追问我和我老婆的事情。酒喝高了,我就说点自己的床第之欢给孙老头听。当听到我老婆每次总要在我射精后抱着我不放,而且总让我用手摸她的下体时,孙老头说我没有能满足老婆。孙老头说我老婆眼睛虽小,但看男人很深邃,幽幽地,说明很闷骚。当然他这样说我老婆,我心里也不生气的。

说实在话,我的下面比较小,结婚10多年了,还是白白的,不黑。记得一次我和孙老头都喝多了,我走去小便,孙老头从后面跟来,看了我的小弟弟,笑着说,我的起码比你的大2倍。从新座到位子上,孙老头固然掏出他的几吧给我看,当时还没有翘,就足有10公分长,龟头很大像个蘑菇,卵子就有鸡蛋那么大。黑黑的。我长的很瘦,而孙老头却比较胖。孙老头趁着酒意对我说,有的时候睡觉还想着弟妹呢。真想什么时候能看看弟妹的奶子怎么就那么饱。孙老头说我老婆嘴巴很小,下面一定比较紧,而且小B一定细细长长的,阴毛很少。我简直认为孙老头神了,当然我相信那个时候孙老头没有和我老婆干过的。他说这是相书上说的。

紧跟着第二次喝酒孙老头央求我把弟妹带来给他看看。并对我一呼百应,主动帮我做事情。第二天我回家,晚上和老婆做的时候,故意说些疯话给老婆听。我就编故事给她听,说看到孙老头和一个女人做。老婆果然很感兴趣,当时就下面夹了几下,而且急切地问看到做的吗?我说是的,当然我检孙老头的表现给她说。我说孙老头的下面很粗很大。比我的大许多。她问头子大吗?我说看到他从那个女人下面抽出来足有种马那么粗和长(我老婆曾经看过马交配,说男人要有马的那么爽就好了)。老婆听了当时就像打摆子一样,把我抱紧了抖了有3分钟。从微弱的夜灯下看到老婆双眼紧闭,牙关紧咬,我想她一定在想孙老头的大几吧了。

大概又过了半个月,我实在坳不过孙老头,答应把老婆带来,不过老婆如果不答应,我让孙老头千万不能胡来,因为我老婆平时很正经,从来不和男人开玩笑,而且脾气很倔。孙老头说放心吧。记得那天天气不好,中午我告诉老婆把孩子送到姥姥家,晚上陪我值夜班。老婆电话里不愿意,说我不去。当时我也没有和她说孙老头的事情,但老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就说孙老头回老家了,晚上单位就我一个人,寂寞。而且想和她那个。也许老婆动了心(我故意3天没有和老婆做)。电话那头老婆沉默了半分钟说好吧,不过我要等天黑来。听到消息孙老头兴奋地张罗饭菜起来。一直到晚上7:30,老婆还不见踪影。孙老头急了,让我电话催一下。我说不急,她不来电话说明肯定来。孙老头对我鬼笑了一下。果然8:00整,我老婆骑着她的小轻骑来了。一进院子,老婆主动把门给锁了。然后喊我的名字。孙老头开了门,老婆就大方地对我们说:“我就知道不是你一个人。”还把眼睛斜了我一下。这个时候我注意到老婆脸上突然红了起来。接下来我们就吃饭,席间我和孙老头喝了一瓶白酒,老婆只肯喝两小杯。我的酒量不大,孙老头非让我和他对扒。说说笑笑到了10点钟。老婆说要回家。孙老头和我极力挽留,孙老头说这里有热水洗澡,而且值班室让给我们,他睡另一个房间。老婆也就答应了。这中间我看到老婆和孙老头对了几次眼睛。当时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有刺激,有醋意,下面早就硬了。

老婆跟我拿了毛巾去淋浴了。我在收拾饭菜。孙老头对我轻声说:“你老婆包准同意,你怎么说?不反悔吧?你反悔我就放弃”。我低了头轻声说:“不反悔,但是你千万要保密。”孙老头说:“这个你放心,我也要脸的。”于是孙老头就走去了。过了半分钟,我轻轻地走到淋浴房,正好孙老头把门弄开走了进去,并随手关上了门,当然门没有反锁。我透过门缝向里面张望。

老婆意识到了有个人进了浴室,却没有了到那个男人不是他的丈夫我,“志国,帮我擦擦背”老婆头也不回的说。孙老头没有答话,“志国,”老婆一边扭头一边说,突然她看到眼前的男人不是我,“~~~~呀!孙老头!你来干什么啊!!!”老婆急忙下意识的用毛巾护住三点。“小宝贝,别叫,是志国让我来照顾照顾你的,呵呵”孙老头咽了一口唾沫遍扑了上去

“哎呀,你放手啊,志国要杀了我的!快,恩~~不要,不要……”。跟着听孙老头说:“玉梅,小乖乖你喜欢我弄的,你不要装了”。 老婆还是在竭力的反抗。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侮辱前的那种恐惧的表情,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就翘了起来,真想冲进去把老婆插翻,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知道好戏还在后头呢。孙老头一把把妻子拦腰搂住,然后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把我老婆顶在浴室冰冷的墙上。

好戏终于上演了!浴室外面的我兴奋不已,阴茎硬得笔直。里面浴室里妻子白皙苗条的身体和孙老头那古铜色健硕的躯体紧紧地纠缠着,那条洁白的毛巾还被妻子无力地拉在胸前,孙老头一把扯掉毛巾,火热的胸大肌和妻子高挺丰满的乳房登时毫无阻隔地贴在一起。妻子不禁“啊”地叫了一声,苗条的腰肢被孙老头的手臂紧抱着无法动弹上身则下意识地向后倾仰,身子绷成了一张弓,我听出了那一声娇呼里的多种意味。妻子一只手徒劳地扳动孙老头抱着她细腰的手臂,另一只手好不容易挣脱怀抱,无力地推搡着孙老头的胸膛,可是在我看来,更像是欲迎还拒。

也许男人都有着兽性的潜质,妻子的抗拒更激起了孙老头强烈的欲望。那种淫辱别人妻子的快感,特别是清楚地知道这个女人的丈夫就在隔壁也许还在偷听(想不到我还在偷看)的刺激,使孙老头的阴茎硬得就象石头一样,在妻子修长的双腿间顶来撞去,妻子无力地夹住大腿,幻想这样就能守住最后的防线。孙老头却深知在这样的环境和他的进攻中,我妻子的抵抗不会持续多久——妻子已经开始微微地喘气了,他一把扳过妻子小巧的头,向着红润饱满的双唇吻了下去。微微的胡须茬子摩擦着她光滑柔嫩的脸,弄得心里也开始发痒,妻子还是紧紧地抿着嘴唇,不得已听任孙老头的嘴在脸上肆虐。

孙老头色色地一笑,转移了进攻的目标:一只手仍然搂住妻子的腰,控制她那微不足道的抗拒,手指也不闲着,不停地捏弄着纤细的腰肢上结实的肌肤。另一只手顺着尖削光滑的肩头和背脊一路来到丰满微翘的臀部,抚摩着饱满的肉体,手中丰厚的肉感刺激着双方的头脑,两个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孙老头低下头,熟练地用嘴唇找到了妻子的乳房,伸出舌头在上面不停地来回舔动,时不时地含住乳头吸吮,或者用舌头弹动着。妻子沉甸甸的肉弹随着舌头的运动而不停地抖动着,有一股电流从乳房出发,在身体四处流动,嫣红的乳头也不听话地渐渐充血,挺立起来。妻子的手绵软地推着孙老头,头却无力地向后仰去,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柳枝一样摇动着。(这是我干女人时最喜欢的姿势)她的身体的感受逐渐强烈,妻子的意识却慢慢模糊,梦呓般地说道:“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啊……!”连绵不绝的快感正在体内涌现出来,两条洁白修长的大腿不自觉地收放摩擦,还没有被触碰的下体也敏感起来,阴道内变得火热,妻子甚至能感觉到一丝爱液正在悄悄地分泌。她的呼吸渐渐娇媚,孙老头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点,环抱腰肢的手慢慢放开,移向妻子的下体,手指轻轻地扯动着柔软的体毛,搓揉着阴道口的嫩肉。妻子微微地向后一退,仿佛要躲开这只不是丈夫的手对隐秘敏感之处的侵扰,但是孙老头的手指就象灵动的多头蛇般紧跟上去,更加贪婪地搓揉着妻子的阴部。他的手法相当纯熟, 故意不深入妻子的阴道,而是对外阴进行不间断的刺激。妻子的阴唇慢慢地充血,微微地张开,一股爱液的味道淡淡散发出来;阴蒂在孙老头手指灵活的抚摩下渐渐地挺立起来,突出了阴唇的护卫,更加吸引 这手指对它的轮番攻击和弹拨。孙老头每一次对她的进攻,都在妻子的神经系统激起巨大的波澜,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妻子的皮肤变得绯红,扭来扭去的秀丽脸庞上飞起性欲的红晕,压抑不住的呻吟声越来越柔媚,妻子的整个阴道都变得灼热,好象连子宫都变成了半融化的浆,更多的爱液从妻子的阴道分泌出来,沾湿了孙老头的手掌。孙老头抹了一把粘稠的液体,放在鼻尖闻了闻,连我仿佛都能够闻到那股熟悉的清香味道。孙老头把满手的爱液举到妻子的眼前,“你看看,都这么湿了,你也很需要吧?还装什么呢?”他轻轻地在妻子的耳边说道。没想到已经意乱情迷的妻子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清醒,这句在孙老头看来是调情的话,却激发了她的羞耻之心。她下意识地躲避着面前自己分泌的液体,用尽最后的毅力想要把自己从情欲的旋涡中解救出来。“我是被人强.奸,怎么能有这种感觉?”妻子扭动着身体,想从孙老头的怀抱中挣脱。“哦……求……求你,放了……我吧……啊……”。

这种带着哭音的娇喘,对于男人简直就是一颗伟哥,我和孙老头的阴茎都象听到号令一样,猛地笔立起来。我是只能自己用手捏住,而孙老头的阴茎却敲打在妻子的平滑的小腹上,好象敲响了总攻的战鼓。他良好的运动素质显示了用武之地,(他妈的,干体力活的就是不一样)动作立刻迅速起来,双手抓住妻子的双臂把她推到墙角,固定住她竭力挣扎的躯体。妻子气喘吁吁地扭动着,嘴里软弱地叫道:“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干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说干什么,呵呵,小宝贝你不要害怕,我会让你爽到极点的,哈哈哈”孙老头淫笑着用一只膝盖顶进妻子的两腿之间,轻易的就分开了她紧紧夹住的大腿,一根气势汹汹的阳具紧跟着插进了两腿之间。这根阴茎是这么阴挺,不用主人用手扶着就向上翘起,被热血和性欲肿胀得发紫的龟头自动地顶在妻子的外阴。

老实说,因为孙老头的身高超过我,所以阴茎也比我大一些。终于可以亲眼看到别的男人的阴茎插进我妻子的阴道了,而且这只阴茎比我还要大,更加令我期待!我强忍着剧烈的心跳和硬得发痛的阴茎,孙老头的阴茎在妻子的大腿间来回抽动,从阴道流下的爱液沾湿了它。妻子不停地扭动反而自动的把不停分泌的爱液涂到孙老头的阴茎上面,进进出出的阴茎带着闪闪发光的爱液,弄湿了妻子茂密的阴毛。龟头在妻子的外阴耸动,不时地冲开阴唇,拨动敏感的阴蒂,甚至冲进阴道口,到这时,妻子总是全身紧张,仿佛城池沦陷一样。

空气中淫糜的气氛越来越浓,三个情欲激流中的人都起了变化:躲在浴室外面捏着阴茎的我和浴室里怀抱佳人的孙老头都越来越硬,而被强.奸的妻子的身体却越来越软,“啊……,放……开……,停下……哦……噢……”红唇中发出的抗拒言语也渐渐变成了娇媚的喘息和呻吟,两条白嫩的大腿也不自觉地越张越开。面对如此美丽妩媚的女体,孙老头再也忍不住了,他腾出一只手把硬得象铁棒一样的阴茎对准妻子湿润顺滑的的阴道口,慢慢地把肿胀得蘑菇似的龟头顶进她的阴道。妻子的身体也好象被整个顶起一样缓缓上提,迷梦般的俏脸上娇艳的红唇半张,发出“哦……”的口型。孙老头的龟头进入了我妻子的阴道,多年体操锻炼的紧缩下体和火热的触感电流般冲击着他的感觉器官,他不顾一切的猛地把屁股向前一送,一条火热硬挺的阴茎一下子插到了妻子的阴道深处。

“他终于插进去了!”第一次亲眼看着别人的阴茎插进妻子的肉体,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完成伟业的感觉。我想陷入极度兴奋之中的孙老头也应该听到了这个时候下身正被肉棒抽送的妻子喃喃的说了一句话。让我大吃了一惊的是,我听到从平日善良贤惠的妻子嘴里说出的话竟是:“ 老公……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