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真实经历——合租美女学姐

真实经历——合租美女学姐

时间:09-15 | 点击:加载中


有段辛秘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至今未曾向他人倾诉,本想一直保守这个秘密下去,但是自从来到了四合院以後,我的突然有种奋笔疾书的冲动,数年来的点点滴滴刹那间涌上心头。

  从不经意间的相逢,到共处屋檐之下,再到生活中的琐碎,所有的记忆碎片交织盘旋,最终汇聚成一道靓影--曾经一起合租的美女学姐。如今你已嫁作他人妇,但我始终无法忘怀你的容颜、你的身体、你的味道……(一)开始寻找合租XXXX年7月,我结束了大学生涯,由於女友继续深造的缘故,我选择了陪伴身边。

  我俩相处两年多了,感情还算稳定,尽管当时刚毕业收入不高,但仍是学生的她并未有太多怨言,日子也算过得去。

  住了四年宿舍的我现在也不得不开始出外找房子住了,人嘛,有时就是被时事所迫,从免费到收费,总是有点不情不愿,最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独自租住一套房子,就现在这收入,那是甭想了,合租是我当下唯一的最佳选择。

  翻来覆去在学校周边转悠了几天,终於找到一处家属区的房间(按照俺当年的收入情况,只能说是房间,而不是房子,毕竟它只是一整套中的一间),立马电话呼叫预约看房,一接通一个柔美的女声触动了我的心弦,立马脑海中浮现出美女形象……打住,跑题了,正事要紧。

  「你好,请问你那是否有房间出租?」

  「是啊,就你一个人住吧?」

  「嗯,是的,刚毕业,就想先有个安身之处。不知现在方不方便看房?」「可以,那就中午12点吧,那会我在,到了给我电话。」「好的,到时见,拜拜!」早早吃完午餐,跟女友打了招呼先就独自一人前去。

  那会正值盛夏,太阳火辣辣的,到了楼下,不过五分钟时间我已汗流浃背,也就没想着电话告知,径直上楼,直接敲门,说:「你好,我是上午约好来看房的,请问在家吗?」只听门内回应道:「就来,你等等。」接着隐隐传出一阵穿衣声。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吧,房门打开了,确实声如其人,是个美女,个头不高,属於娇小玲珑型的,身上穿了个吊带,波不算很大,目测大概B杯吧,但随着我目光的游移,竟然意外的发现好像有点凸点,心想:『我靠,不是吧,难道刚才在屋里她热得不穿衣服,曾听说有女生喜欢在屋里裸奔,这次遇上真人了……』美女房东似乎意识到了我不良的眼神,双手交叉於胸前,脸色略有不善,说道:「不是让你到了先给我电话吗?」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抱歉啊,天气太热,差点晒晕了,忘了那茬子事了。」「算了,进来吧,先看房吧!」

  进屋後正对着的是卫生间,美女房东指着右手边的一个不足5平米的小间,对我说:「就这了!」说心里话,那真不是一般的小,除了一张1米2的床外,床边过道仅有30公分,如果还想放下张桌子,那就是做梦了,最多往床上支。

  美女房东看到我惊愕的表情,一脸不屑的说道:「要不要租?一口价,每月500。」其实我确实挺看不上这地方的,但是侧目间又瞥见了那诱人的凸点,心想:

  『你真的给我「口几下」,那还算比较值。』抱着这一美好理想,我脑袋一热:

  「OK,成交!」

  可能她对我的决定感到意外,半倚着的身体差点摔着,但是之前话已出口,不好反悔,在这种略显尴尬的场合下,我们完成了交易(靠,感觉说得我已经把她上了似的,其实我也想啊,可是手都没摸到)。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以为她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师姐了吧?但事实正好相反,在来拿钥匙交钱的那天,女友跟我一起过来的,首先看到小间那薄薄的门板就十分不愿意(隔音不好,大家懂的),另外我曾经幻想的凸点也被女友看到了,这下彻底歇菜了,我又再次踏上了寻找合租的征程。

  也许我跟这个性感的女房东真的此生无缘吧!聊以自慰。

  那天回到学校,晚上趁着女友没事,就按照惯例来到学校教学楼的顶层(那里很黑,是野战的好地方,去晚了还不一定有位子),一阵爱抚之後,就准备进入正题,直接将女友推到了墙边,撩起裙子,一手从下握住女友白嫩的奶子,一手扶住鸡巴,直接插入那早已泛滥的小穴,然後就开始扶住那浑圆的屁股开始用力地做活塞运动。

  进行中,女友娇喘着凑的我耳边说:「是不是在想那个狐狸精啊?」「哪有啊?别瞎说。」「得了吧你,当时我看你眼睛都直了,现在一提起她,鸡巴更硬了,你骗谁呢!」「天地良心啊,我这是被你这小穴夹硬的,跟别的没关系啊!你是不是很久没做,想被干了啊?」「去死吧你!快……快点插……用力……快……」「还说不是自己想了。」嘟囔一句,我就继续开始开恳大业,直到即将发射之际,抽出并将浓稠的精液射到了女友白嫩的大屁股上。

  (二)我也成了二房东

  找合租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为了一个立足之地,我整整转悠了半个月时间,终於还是被我在家属院里找到一套两室房间(当然我只是住其中一间,而且还是和我的大学室友合住),为了每个月节省那麽四、五百吧,看来只能暂时将野战进行到底了。不过嘛,那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大家都懂的。

  当然为了这个事情,我和女友也就此进行了必要的沟通交流。

  「你怎麽跟『古月甘木』一起住啊?那我怎麽办啊?」女友不无抱怨的说。

  「宝贝儿,这不是没办法嘛!上次我也想找个单间,可是那会你不是不同意吗?」「去死吧你,是不是还惦记那个狐狸精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想都别想!」「天地良心!自从跟你在一起,我哪敢有异心啊?我这心,只在这儿……」趁机我偷偷抓了下女友的屁股。

  「色鬼!」女友一把拍掉我的手:「大庭广众的,别这样。昨晚刚给过你,怎麽又想了啊?」「我这可是朝思暮想啊,晚上老地方吧!」我顺势一把搂住了女友的细腰。

  「说正经的,以後你跟她合住,我过来怎麽办啊?」「那还不简单,大家都是老同学,怕啥的啊?」「别装糊涂,我是说那个!」女友嗔道。

  「哪个啊?」我故作糊涂。

  「就是昨晚那个啊!你明明知道,还要我说。」「哈哈!那还不好办,提前跟他打个招呼喽,让他外边待会去。」「可是这合适吗?」「就这麽办了,没啥合适不合适的,大家都是男人,可以理解。」「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色狼。」女友用力拧了我的腰肉,我顺势反扑,正欲施展抓奶龙招手,道:「让你也知道我的厉害。」「啊……」

  刚入住那会,其实已经有了两家住户,基本都算是校友。由於我这人比较随和,所以一来二去也就比较熟络了,女友嘛也是我这的常客。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转眼就过去了,某天下班回家,斜对门的那个兄弟叫住了我:「跟你说个事,我找了个新工作,下个月就要搬走了。」「这麽快就另谋高就了啊?怎麽,需要帮忙搬家吗?」「不是为了搬家的事情,其实主要是因为这套房子是我整个租下来的,现在还没到合同期,你看能不能帮我承接下来,继续租住,并且负责统一收下水电房租。」其实听到这,我心中一阵暗喜,要是成了二房东,一来可以节省点开支,二来招租时也能物色下有没有美女什麽的,现在这里基本就是些大老爷们儿。顿时我感觉前途一片光明,就好像床上已经躺着一个身披纱衣的美女在想我抛媚眼,而我就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我说啥事呢,没问题,交给我就是了。」我满口答应下来。

  晚上跟女友一起吃饭,就和她谈起这个事情:「媳妇儿,今天斜对门那个兄弟说准备让我接手整个房子。」「真的?那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住那个小间啊?」「傻瓜,那是要租出去的,现在往外租至少每月也得五、六百,你以为这钱这麽容易啊?」「都住了一年了,我都没几次能跟你一起睡。」女友面露不满的说。

  「是不是又想被操了啊?」我调笑说:「要不晚上咱再去老地方来一炮。」「色鬼,又来占我便宜!」「都老夫老妻的了,还怕什麽?说正经的,我现在就准备开始上论坛挂个招租启事,希望尽快有人能来看房,早点能定下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啊,是不是想找个美女来合租啊?可以让你趁虚而入。」「哪会啊!自从有了你,我可没找过别的女人。」「那你还天天的上网看那些色情小说、爱情动作片什麽的?有了我以後你还一直那样,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那不是为了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嘛!要不然的话,怎麽能让你爽呢?是吧?」我趁机抓了下女友的翘臀。

  「要死啊!」女友被惊了一下:「别拿这个做藉口,好像你没有爽似的。」「那咱晚上再大干一场吧!让你看看这几天的学习成果。」……最後说说这套房子的结构吧,接下来的所有故事都发生在这个房子里。

  进入正门,首先是一条宽约1。8米的过道,正门左手边是厨房(大家共用的),厨房旁边是小间卧室(也就是现在二房东住的地方,更是今後情节展开的重要地点),过道正对着的是卫生间(当然也是公用的),卫生间左侧是中间卧室(目前住着一对博士夫妻),右侧大间卧室就是我住的地方。

  (三)初遇学姐

  第二天,学校论坛上出现了一则招租启示,内容如下:「招合租。地点:XXXXXX。面积8平米,内有大床、书桌和衣柜,厨卫公用,有热水器和煤气灶,适合单身人士居住,学生优先。」这则消息挂出去後,陆续就有人来电咨询,两天里大概有三、四批人来看房吧,但是也许是那个房间太小了(具体可参阅第二章的房屋布局图),基本上看完之後就说考虑考虑,结果就没下文了。

  说实话,当时心里也挺焦急的,毕竟再过一周时间,现在那个兄弟就要搬走了,如果不能尽快确认下家,我这个「二房东」就得负担起那部份房租。谁都不想跟钱过不去,不是吗?所以那几天我一直挂在网上,时时刷新,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我的帖子。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突然搞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立马接起。

  「你好,请问你那边是不是有房子出租?」一个清脆的女声从话筒中传出。

  「是啊!」

  「我看到你在网上的帖子了,你看什麽时候可以去你那边看看?」「随时都可以,这两天我都在。」正好是周末,为了房子,我是哪也没有出去。

  「那就现在吧,我大概十分钟以後到。」

  「好吧,一会见。」

  至此,我低落的心情又重新振奋起来,心道:『刚才那个妹子声音还挺好听的,不知道长得怎麽样?如果是个美女的话,那一起合租就好了,应该还是单身吧?呵呵。』我接着赶紧穿好衣服(一个人在家,比较随意,一会还得见美眉呢),去到小间简单收拾了下房子。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我立即去开门,顿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美女啊!当时她穿了一件黄色吊带,胸部不大,但是配上一头披肩秀发和精致的五官也显得相当青春性感,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热裤,雪白的大腿和那挺翘的臀部更是相得益彰。

  突然我发现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小 男生(看上去比美女年纪小点,个头和美女差不多),也许是被美女的靓丽吸引,我竟然忽略了这麽重要的细节,难道这个男的要跟她一起住?当时那个心里突然产生一点凉意。

  「刚才打电话要看房的是你吧?」为了避免尴尬,我首先开口。

  「是啊!」

  「进来说吧!」我顺势把他俩引进了大门,顺手指着左侧的小间说:「就这了,你们看吧!」「是你们两个人住吗?」我忍不住的好奇问道。

  「是啊!就我们俩,我在这边做实验,我男朋友陪我一起。」「可是,我在网上也说了,适合单身人士居住。你看这房子,不太适合你们吧?」当我发现一个美女变成一对,我突然有点不想租给他们,毕竟这样机会就少了很多。

  「其实我俩不介意,有个住处就好了。」说完,他俩就继续去看厨房和卫生间。

  「除了这间,我们已经住了四个人了。本来只想再招一个合租的,不然人太多。」其实我心想:你们不介意,我倒是介意啊!「你看,我们这边厕所和厨房都是公用的,地方也不大,再加两人的话有点周转不开吧?」「这样啊,其实我们觉得还挺合适的,希望能住这边。」美女面带些失望地说。

  「我也是实话实说。要不这样,你们再四处转转,今天我先帮你留着房子,实在不行,你再联系我。」「好吧!」

  我送走了美女和她的小男,毕竟心里感觉有些失望,就到床上睡午觉去了。

  「爷爷,那孙子又来电话了……」那个搞怪的铃声再次响起,我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怎麽又是她?」原来是那个美女的电话嘛,我心不在焉的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刚才来看房的XX。你现在在家吗?我想再看看。」「我在,你过来吧!」挂了电话,还没两分钟,突然有人敲门,心想:『不是这麽快吧?』我还来不及换衣服,穿着大背心和沙滩裤就去开门了。果然就是那个美女,不过这次是一个人。

  「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我看了周边没合适的,希望你能让我们住这。」「其实我也很难办啊!你看已经这麽多人了。」说着,美女挨到我身旁,说:「求求你了……」突然我的手臂上感觉一阵温软,妈的,原来是碰到她的胸部了。不清楚当时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但是此情此景,不让人浮想联翩那也是不正常的。仅穿了条沙滩裤的我,隐隐感觉老二有点小冲动,为了避免尴尬,我侧了下身子,避开了那若有若无的暧昧。

  「好吧!要不这样,你们再加50,就让你们住吧!多出来的这部份也算让其他住户心理平衡些。」面对美人计,我还是打着我的经济算盘,毕竟眼前这货暂时可是吃不了,我室友还在呢,万一他看到了,一传播,那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问题,那就谢谢你了。」看我答应下来,短暂的暧昧也就消失了:「那我们几号可以搬过来啊?」「下个月初吧!」

  「好的,那到时联系。先不打扰你了!拜拜。」目送完美女下楼,看着那个即将入住一对情侣的小间,我有点五味杂陈,不知道将来是艳福、还是灾难。

  ***********************************美女学姐终於搬进来了,之後的情节将随之展开。

  ***********************************(四)开始合租招租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美女学姐和她的男友也搬进了小屋,至此大家算是同住屋檐下,当然还没有到大被同眠的阶段(哈哈,开个玩笑,毕竟当时心里有点痒痒的)。

  他们搬家那天也同样是个周末,毕竟除了学姐在读以外,大家都是上班族,平时也没什麽时间。

  可能美女在学校有事吧,把东西搬上楼以後就匆匆出去了,就剩下她的男朋友在那收拾。

  我闲来无事,就上前开始和他搭话:「兄弟,需要帮忙吗?」「没事,东西不多,我自己来就行了。」「行吧!有什麽需要就吆喝一声,以後大家一起合租,都是朋友。」「嗯,好的,先谢了啊!」我看他在忙,也就暂时不打扰了,回到屋里玩了会游戏。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吧,去上个厕所,发现美女还没回来,而她男友还在忙碌着铺床整理东西。这会正值盛夏,这边也没什麽空调,我就拿了两罐啤酒,走过去,说:「兄弟,天挺热的,喝罐啤酒先吧,消消暑。」「谢谢!」他这次也就不再客套了,估计是真的太热了。

  一边喝着,我开始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现在在哪高就啊?」「哪有啊?刚到这边,还在找工作呢!」「你是哪里人啊?」

  「XX省的。」

  「不是吧,这麽远你都过来了啊!不会就是为了陪她读书吧?」「是啊!我们在XX省读书时认识的,现在她借调到这里做实验,我也就跟着过来了。」「你这还挺痴情了,十万八千里的,无亲无故,就这麽陪着她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还好了,刚毕业,就当是出来历练下。不过我确实很想快点找到工作,这阵子一直花的是她的钱。」『原来还吃着软饭呢!』我心里一阵嘀咕:『有这麽个美女白天陪吃、晚上陪玩、陪睡,那也挺滋润啊!如果是我的话,我根本就不想工作。』但是我嘴上却顺着他的意思说道:「也是啊!男人嘛,怎麽也得有份自己的事业。」「这不正在努力找着嘛!有合适的岗位给我推荐下啊!」「没问题,我记下了。对了,还没问你学什麽的呢?」「我是A专业的!」「哦,那跟我这比较接近啊,也算是一个大类的。你和你女朋友是同学吧?

  也是这个专业的。」

  步入正题,接着谈话,我尝试开始了解他们的基本情况,当然焦点还是那个美女。哈哈!

  「嗯,算是校友吧!她是B专业的,但都属同一大类,这次是她本科的老板把她借调回来做实验的。」「谈了半天,原来咱都是一个学院的啊!我是C专业的。」「这也太巧了啊!你是哪届的?」「X2届的。」

  「我媳妇是X1届的。」

  「我靠,没看出来啊,她竟然比我大,说起来算是我学姐啊!」我突然感觉非常惊讶,这麽年轻可爱的美女,论资排辈竟然是我的学姐。

  「别说你了,其实我还比她小两岁呢!」

  「兄弟,我太佩服你了。这你都拿下了啊!」

  「其实也不是什麽大本事了。我们是玩游戏认识的。」『晕死!这是什麽世道?玩个游戏都能把上美女,我咋就没这种好事啊!』听到这里,刚经历诧异的我瞬间再次无语。

  「我只能说,I服了you。你们当时玩的什麽游戏啊?」「就是《魔兽争霸》喽!当时一起联网玩,慢慢就认识了。」「想不到学姐还是个游戏玩家啊,真没看出来。」「其实也挺菜的,随便玩玩而已。」『随便玩玩,我才不信呢!随便玩玩就能玩上床啊!』对此我只能内心腹诽下,同人不同命呢!

  「不管怎麽着,至少学姐还是让你追到手了啊,哈哈!」「哈哈,见笑了啊!」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声短信音,拿起看了下,对我说,「我媳妇喊我一起去吃饭了,我得先走了。咱有空再聊。」「行,那你先忙吧!我一会也要出去吃饭了。」回到房间,简单收拾了下,给女友打了个电话,我也出门准备和女友一起去吃午餐。

  一路上,我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刚才那兄弟说的话,「美女玩家」、「女大男小」、「同门学姐」,我隐隐感觉这些关键词都蕴藏了很多的故事值得发掘。

  到了食堂,和女友一边吃饭,一边开始聊了起来。

  「听说今天你那边美女入住,是不是去大献殷勤了啊?」「你烦不烦啊?我哪有你说的这样。人家是名花有主的了,早上就她男朋友在,我就跟她男朋友聊了会。我们都是一个学院的,说起来还是我学姐。」「真的?」女友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我说。

  「真的,比金子还真。」毕竟确实啥也没有,我答得自然问心无愧。

  「算了,暂时信你了。怎麽成你学姐了,你咋知道的?」「我也是听他她男朋友说的,是借调到这边来做实验的。」「哦,是这样啊!」至此,我们就继续闲聊着其他八卦消息,女友也没有继续追问美女学姐的事情。看来今天这关算是过去了,毕竟她还没见过美女学姐,不然还指不定掀起什麽波澜呢!

  下午女友还得回实验室忙,无所事事的我溜达了一圈,正准备回去睡午觉,这时我的手机有个新消息提醒,我一看,竟然是美女学姐的。

  短信内容如下:「你好,请问你什麽时候回来?有个事情想拜托你一下。」看到这,我的心跳开始加快,不是做梦的事情要发生吧?

  回覆如下:「刚吃完饭,就回。」收起手机,我加快脚步往住处赶去……本章是最後的过渡,下边最重要的戏码即将上演,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五)伯母来访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就到了楼下。没有着急上楼,说实话第一次感到好像艳遇就要发生的感觉,心情无比的激动,很难言喻吧,至少心跳提高了20个百分点。

  但是总感觉那有点不对劲,毕竟艳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总不能这麽走狗屎运被我碰上了吧?况且美女学姐这搬进来才一天啊!

  思来想去,又在楼道里来回踱步考虑了十来分钟,最後我自己嘟囔了一句:

  「娘的,怕啥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着我就径直上楼了。

  推门入屋,我发现那个小屋的门是合上的,但听声音应该是在播着网络电视剧,我上去敲了两下,说:「在吗?」「在,稍等下,我一会过去找你。」感觉学姐声音中好像夹杂了些许慌张,似乎被我打搅了似的。

  「好,那我先回屋了。」不及多想,我回覆道,接着就回屋了。

  入门前的憧憬现在已经被这眼下的尴尬场景完全冲散了,而且我对此深感疑惑:『这不十分钟前刚发短信说找有事吗?怎麽感觉她好像还在忙什麽似的,大热天的,这刚吃中饭,会是什麽事情呢?』此时,在我的脑海里浮现起一幕比较荒淫的画面:学姐宽解罗裳,半躺在床头,她男友饥渴难耐,顺手拨开小衣,张口含住椒乳用力吮吸,希望能喝到奶水似的,学姐娇喘不断。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顿时打断了我的春色幻想,很显然,应该是美女学姐过来找我了。

  「进来吧,我没锁门。」懒得起身,直接回应道。

  房门推开,只见学姐穿了件红色短袖T恤,下身穿着那条牛仔热裤,配上她白皙的肌肤,充满了青春气息。因为我当时是坐着的,所以目光首先看到的是学姐的三角地带,不知道是不是那条牛仔短裤有点小,好像有点呼之欲出的感觉,把那诱人的裆部勾勒得曲线分明。

  为了更好地谈话,我自然地目光上移,掠过那一对亭亭玉立的椒乳,哇塞!

  又见激凸,虽然深色的衣服显得不明显,但可以肯定绝对没有戴胸罩,难道我刚才的春色幻想是真的?秀色可餐啊!

  也许是我看得太投入,没发现学姐已经在门边站了有一会,也许我猥亵的眼神被她发现了,学姐微微含了下胸,同时面露微愠,说道:「你现在方便吗?」「没事,你说吧!」其实被她发现我的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心里还是把她操了好几遍:

  『你有意激凸,就别怪被人看嘛!真是又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但是表面的礼数还得有,我起身将她引进房间。不过我这没什麽凳子,就都站着开谈了。

  「是这样的,明天我妈要过来。」学姐见我没有什麽不轨举动,收敛了愠色道。

  「嗯,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吗?」我倒是奇怪,你妈过来找我干嘛啊?心存疑虑,我应道。

  「怎麽跟你说好呢?」她好像有点局促。

  「你直说吧,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肯定帮你的了。」「谢谢。其实事情是这样,我妈还不知道我有男朋友,她一直以为我是一个人住的……」说到这里,我顿时了然了,原来学姐是瞒着家里偷偷跟男人同居来着,这眼看老妈上门查岗,估摸着是希望我帮着圆谎,不要曝光了啊!

  但我还是故作糊涂,调侃道:「那正好啊!有机会见见家长了。哈哈!」「不是这个意思啦!」她好像有点急,轻轻跺了下脚,连忙解释道:「我就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这个事情,想拜托你到时我妈问起来,你别说漏嘴了啊!」「这样啊!其实我这边没问题,你都跟我打过招呼了。可是其他人,我可很难保证啊!」其实她应该知道我说的话只是应付下而已,想必从刚才我面对她的色狼样也可知我心里的真实意图--显然是想趁机揩点油了。

  「求你了啊!听我男朋友说,咱还是一个学院的呢,帮一下你师姐我吧!」她开始拉住我的手臂轻轻晃了几下。

  这时,因为屋内暂时没有其他人,而她男友也没过来,我感觉揩油的机会来了,於是顺势一边用手抚下她抓住我手臂的小手,接着用手臂半搂住她的肩背,说:「其实我也挺理解你的。我也知道你是我学姐,不帮你还能帮谁呢,是吧?

  我今晚跟其他住户先交代下,尽量帮你圆场吧!正好明天我也不出去。」我一边大义凛然地向学姐做着保证,另一边半搂着的手从轻拍肩头也慢慢移到了腋下,故作无意地在她的左胸处轻抚了一把。

  不知是故作镇静、还是有意挑逗,对於我的不良举动,学姐竟然一笑置之:

  「那就先谢谢学弟你了。我不打搅你休息了,明天拜托你了啊!」说着她轻轻侧身挣脱了我的臂弯,转身准备出门。

  看着她扭着翘臀翩然离去,关门时还对我嫣然一笑,我想以後的生活应该会多姿多彩的。

  屋里又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依旧回味於刚才抚上她半侧胸脯的那个瞬间,柔软而不乏弹性,尽管只有B杯大小,但是盈盈一握也是风味无穷,我举手轻嗅,指尖微香尚未散去,令我感觉无比的兴奋。

  说实话,之前没想到会这麽容易就吃到豆腐,结果有点惊喜,而我对自己突然间的大胆举动也颇感意外,无论过程如何,多种的巧合或是必然,最终还是让我迈出了调戏学姐的第一步。

  这天晚上,为了将来的性福,我还是按照答应学姐的事,跟所有的住户通了下气,简单交代了下。

  好像学姐去做实验了还没回来,她男友一个人在屋里上网,我就走上前搭话道:「兄弟,那你明天准备去哪?」「没什麽特别的地方,明天一早就出门,散散心吧!至少不能在这待着,要到晚上十点後才能回来。」他好像找到了倾诉的人,一下次打开了话匣子:「你说,我有这麽见不得人吗?搞得跟地下党似的。她妈过来,我还得躲着先。」「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你也要想想学姐的难处啊!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你现在还没工作,吃住问题没解决,她妈见到你们在一起,能放心吗?其实学姐也是为你着想,毕竟现在的丈母娘都挺挑的。」「其实你说的我也明白,但是心里还是感觉不是滋味啊!现在还要麻烦你帮忙,真有点过意不去。」「不客气!都是兄弟,谢什麽啊!」下午我也算小小调戏了下学姐,摸了把奶子,咱现在当然也算是半个兄弟了呗!一点也没什麽过意不去的,坦然接受。

  我一边心中暗喜,一边接着道:「人之常情,可以理解。放心吧,明天一定没事。」「谢谢你了啊!」

  不知道你是谢我帮你圆场,还是谢我准备帮你开发调教下学姐呢?听到这,我心里满是邪恶的念头。

  「没事。好了,不打搅你休息,我先回去了。」第二天因为是周末,等我起床时已经是十点来钟了,女友最近试验比较忙,我也能睡睡安身觉,没人打扰。

  洗漱完还是上上网吧!没过一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

  「谁啊?」

  「是我。」原来是美女学姐:「我妈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啊!」隔着门,我答道:「放心吧,已经搞定了,一会我帮你看着点。」「那就好。我先回去收拾下,回头有时间再谢你。」我心道,难道学姐还想用什麽感谢我啊?那真是求之不得!现在忙着收拾,估计是早上巫山云雨的现场吧?哈哈!

  半小时後,正如学姐说的,伯母正式上门来访了,作为这里的二房东,我也礼节性地和伯母打了招呼。其实伯母此来的目的主要还是先看看女儿住的环境怎麽样,听说我们这里都是一个学校的,也就基本放宽了心。

  我见没什麽大问题了,就到厨房洗衣服去了,毕竟我也算是个外人,没什麽好参与的。

  期间我听到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你这门敞这麽大,你一个人住,有时不太方便吧?」「也没办法啊,这边的布局就这样,我晚上关上门的,没事。」「现在天气那麽热,你关上门多不通风啊!这样吧,下午去扯块布,做个门帘挂上吧!平时出入也就不用把门开来开去,又能保证通风和隐私。」「好的,那下午我出去看看。妈,你放心吧,都是校友。隔壁住的是一对夫妻,很安全的。」「也就是你们都一个学校的,要是社会上的,我肯定不让你住这。」「好了,你又开始念叨了。我们先出去吃饭吧,没吃早饭,你也饿了吧?」「好吧,那走吧!」接着母女俩就出门了。

  我走到走廊上,开始仔细观察刚才她们讨论的那道门。

  这门从结构上看是属於移门式的,拉合确实有点费力,而且声音还挺大,没有门帘的情况下,确实里边一览无余。藉此我也顺便看了下学姐房间,一张双人大床外加一张桌子,没什麽别的大件了,经过收拾後,确实没什麽可疑物件。我抬头看看门的上方,发现那里是用透明玻璃做的隔断,难怪说关上门不透风呢!

  考察完了环境,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好像快12点了,也该出去吃饭了。

  手机、门帘、玻璃窗,几个要素在我脑中的碰撞突然灵光一闪,我有了新的想法……

  【完】

 

上一篇:外籍女佣 下一篇:老婆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