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叶良辰(下)

叶良辰(下)

时间:09-15 | 点击:加载中


当日赵日天被叶美景用话激走,顺便也带走了被绑架到此的张静静。

  赵日天龙行虎步,张静静只能吃力的跟在他的身后,「喂,你等等啊」,张静静气喘吁吁的喊道,听到后面焦急的声音,赵日天停了下来,双手抱怀,冷冷的问道「什么事」,没想到刚才解救他的英雄转眼便是如此冷漠,没了刚才丝毫的气魄,张静静不仅傻了眼,仿佛明白了她的意思,赵日天不屑的哼到,「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女人,没有一点实力还喜欢逞英雄,活该被人抓支轮肏」。

  冷嘲热讽了一番,赵日天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傻傻的张静静。

  「你混蛋」,过了很久,李汶济才反应过来,气得胸口一颤一颤的。

  「妹妹,你说龙傲天要回来了,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你整天只会躺在女人肚皮上,指望她们带着龙傲天的骚味让你闻到吗」。

  听到叶美景毫不客气的讽刺,叶良辰心里尴尬极了,但又无可奈何,整个家里,他唯一怕的就是这位妹妹。

  「龙傲天此次出国回来,名门必将掀起一阵风暴,我们要先挑动他和赵日天火拼,然后坐收鱼利。」叶美景自顾自的说着,英姿啥爽让人侧目。

  「一切都听妹妹的」,「你让人把这次的事宣扬出去,将赵日天的名声抬到诸人之上,龙傲天必然先找赵日天的麻烦」,「那怎么可以,这样我脸不是丢光了」,叶良辰听到叶美景的话跟被人踩了尾巴一样,「蠢货,等他们两败俱伤,你想怎么踩他们就怎么踩,居然争这等余头小利」。

  「男人活着一张脸,让我向赵日天臣服,想都别想」,叶良辰压住心里对叶美景的恐惧,强行挣扎,「哥哥,人家今天没穿内裤哦!」叶美景突然媚笑道,声音充满诱惑,脸一下这得柔和,充满了女人的魅力叶良辰一阵失神,从小他就喜欢自己这位妹妹,但惧于他的手段,只能想想,也因此他每次都会找一些跟叶美景有点相似之处的女人来干,将她们当成叶美景的替身,李汶济便是因爲有点像叶美景,才被他收到胯下。

  此时叶叶美景突然一声娇媚的哥哥,直把叶良辰的骨头都酥掉了。

  叶良辰突然感觉到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蛋蛋,眼睛顿时清醒了过来,正好看到叶美景向他嫣然一笑,「哥哥,你说我的提议怎么样」,叶良辰听得头皮发麻,如今蛋蛋正在她手中,如何也不答应,「妹妹神机妙算,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听到叶良辰的话,叶美景抓着叶良辰的手在叶良辰胯下用力的揉着,刚刚答应了妹妹,他心里放松,感到叶美景的柔软小手,鸡巴顿时精神起来,由于刚才和李汶济调情,拉链并没有拉上,这一硬,直接冒了出来,顶在了叶美景的手腕上。

  叶美景顺手抓住叶良辰的鸡巴,上面黏黏的,不知道是不是李汶济的淫水,顺着在上面撸了几下,「哦」,叶良辰当场就爽的叫了起来,叶美景的手略微有些冰,和他灼热的鸡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不知道叶美景爲何如此,但叶良辰毫不犹豫的眯着眼享受起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正当叶良辰舒爽的时候,那只冰凉的小手却瞬间收了回去,「妹妹,怎么停了?」叶美景将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略微有些嫌弃的样子,「你这次好好佩合我,这算是提前给你的好处」,让叶良辰放下面子十分困难,就算一时让他接受,也难以爲继,叶美景知道自己哥哥对自己那变态的想法,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他配合自己。

  仅仅几日时间,校园内便传遍了赵日天力挫叶良辰,英雄救美的故事,作爲当事人,叶良辰低调生活,完全不露头,整天陪着李汶济厮混,其实自从叶美景爲他手淫后,每每想起都让他兴奋异常,哪有时间搭理其它事,天天抱着李汶济操穴。

  而赵日天听到这种消息,完全不理不闻,而他本身就是学校一霸,生活完全没有任何改变,倒是倒是张静静因爲这件事颇受波及,整个校园都传着她和赵日天的绯闻,如她们如何相遇,第一次如何接吻,在什么地方,第一次如何发生的,用了什么姿势,羞的黄花闺女张静静整天红着一张脸。

  而赵日天至始至都没有找过她,让她二人的关系变得扑朔迷离,张静静原以爲可以趁机解释,但没想到更让人惊悚的流言便传了开,张静静其实是勾引赵日天,她害怕被叶良辰加害,于是主动勾引了越日天,对他投怀送抱,因爲赵日天玩了她一次,这才出手帮她。

  又有传言说,赵日天其实根本没救张静静,她其实是被叶良辰给轮肏了,只是碰巧赵日天找叶良辰麻烦。

  各种流言,层出不穷,周围人看她的眼色都变了,张静静疲于应付,却无可奈何,心里委屈全都投向了赵日天,「你怎么就不解释,你要是解释,我就不用这样了」,呜呜,张静静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泣。

  不用说,这些流言都是叶良辰放出来的,虽然他奈何不了赵日天,又被妹妹逼的没法露面,但略施小计也足以爲李汶济出气。

  李汶济看到张静静被整到如此模样,心里快慰,又想起了当时帮助他对付自己的李容,向甜甜。

  李容出身豪门,自然不好对付,但向甜甜一个普通女孩,如何能应付,有张静静的前车之鉴,再加上她本身的懦弱性格,很快的便沦爲了叶良辰的性奴隶,这也是李汶济爲了讨好叶良辰。

  此时,李汶济和向甜甜同时伏在叶良辰胯下,双又品尝着叶良辰粗大的鸡巴。

  李汶济握住棒身,用嘴舔着马眼,而向甜甜刚含着叶良辰的蛋蛋。

  「美景,你舔的哥哥好舒服,哥哥爱死你这张小嘴了」,「美景也喜欢哥哥的大鸡巴,想被哥哥的大鸡巴塞满小嘴,让哥哥使劲操美景的贱嘴,哥哥喜欢射在美景嘴巴里吗?美景好喜欢吃哥哥的精液」。

  两人淫乱的话让下面舔着蛋蛋的向甜甜羞耻不已,但被调教几天后,她不存在仍然能够正常的进行侍奉,然而李汶济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她,「贱婊子,去舔哥哥的屁眼」,李汶济抓住向甜甜甜的头发,将她推向叶良辰的屁眼,向甜甜强忍住恶心的感觉,突然,她的头又被拉住,「你这只贱狗,想舔主人的屁眼都不向主人请示吗?」李汶济恶毒的眼神盯着向甜甜,让她打了个寒颤,嘴里求情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主人,请让母狗美景舔您的屁眼吗」,在李汶济的调教下,向甜甜一样以美景自称,「你这喜欢吃屎的母狗,主人允许你舔我高贵的屁眼」,叶良辰兴奋的答道,仿佛她身下真的是叶美景一般。

  向甜甜忍住呕吐的感觉,在叶良辰屁眼周围打圈,「贱狗,把舌头伸进去,把主人的肛门清理干净」,李汶济又骂到。

  叶良辰自然不会做灌肠的事,屁眼里全是肮脏的粪便,要李汶济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去等于让她吃屎。

  耐不住李汶济的鞭打,向甜甜嗫嚅着将舌头抵进叶良辰的屁眼,舌头碰到一处硬硬的东西,向甜甜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就此昏厥过去。

  「满意了吧,小宝贝」,叶良辰懒懒的说着,「别浪费时间了,把屁股翘起来,让哥哥操你的骚逼。」「哥哥对美景真好,美景的骚逼早就等着哥哥操了」,李汶济骚贱的对叶良辰说道。

  张静静面对一天比一天更疯狂的流言,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向甜甜这些天被拉去调教,只有李容一个人陪着她,「静静,不要哭了」,李容抱着哭成了泪人的张静静,只能无力的说出这样的话,「容容,我该怎么办啊,他们都那样看我,我不要活了」。

  「静静,我们去找赵日天,让他来解释」,「他要会解释的话,早就解释了」,张静静略微止了止哭声,「不管如何,总得试一试」,于是两人一连几天堵在赵日天的教室,今天终于得到了成果,远远的,赵日天龙行虎步,「赵日天」,李容大声的喊住了他,一脸怒气的样子,「有事?」扫了两人一眼,赵日天便浑不在意的样子,「你还认不认识她」,李容指了指张静静,赵日天两道锐利的目光盯在张静静身上,长期的折磨早就让她没了早前的锐气,一脸的畏缩,「不认识」,赵日天好奇,这女人是谁,一副自己欠她的样子,「她是张静静」,李容被赵日天漠然的样子气的酥胸发颤,但想到赵日天的恶名,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哦!跟我有什么关系。」流言传遍学校,赵日天自然知道李容这个人,便他早就将她忘的一干二净,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你难道就不解释一下吗!」

  李容真是气极,万没想到赵日天竟然如此,完全没有一点同情心,「自己蠢,还能怨得了别人。」李容还想再说什么,然而赵日天眼神一冷,瞬间看的她浑身冰冷,这才认识到眼前的人可不是英雄救美的人,而是和叶良辰一样的恶少,未必就比叶良辰好到哪了。

  「你要干什么……」

  李容被赵日天看的忍不住退了一步。

  回应她的是赵日天完全冷漠的眼神,随后就要跨步从她身旁过去。

  「等一下」,李容心里一急喊了出来,意外的,赵日天竟然停了下来。

  看到赵日天停了下来,李容心里一喜,看来还是有希望的,「你就帮帮我们吧,只有你能帮静静了」。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赵日天蔑视的看了她一眼,「对不起」,李容终究是千金小姐,虽然不跋扈,然而终究是下不了面子,这声对不起,却是张静静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的。

  赵日天冷笑一声音,锐利的眼神盯着李容,明显是针对她,心里气极,然而有求于人,李容终究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对不起」,声音极小,「你说什么?」,「赵日天,对不起」,李容正式的行了个礼,终究是有教养的人,虽是被迫,自然有一股动人风姿,看的赵日天眼里一亮。

  「跟我来吧」,两人心里疑惑,不知道赵日天打什么主意。

  赵日天带着两人,径直走到楼层女厕所,虽然进的是女厕所,但赵日天面不改色,却是让二人羞红了脸。

  「把衣服脱了」,「什么?」

  两人瞬间以爲自己听错了了话,看两人发呆,赵日天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我脱」,李容咬了咬牙,身在豪门,什么事没见过,不就是一次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她也不是处女。

  想通了这些,李容干脆的把身上衣服脱下,其实除了校服,也只是穿了内衣而已,李容也只不过将校服褪了下来,而张静静却胡些发愣,赵日天当日救了她,虽然对她冷漠异常,但她心里终究是当他是英雄的,此时此刻,心里的这点幻想终究破灭了。

  「自己终究逃不过这样的命运吗?」

  张静静心里叹了一声,伸手准备接下校服拉链,然而此时有人一推,便把她推到了厕所隔门上,赵日天用力一撕,张静静及腿的校裙便成爲一块破布,「你将弄湿」,赵日天指着李容,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李容叫什么名字,隔着校服,赵日天粗暴的揉搓着张静静的乳房,少女柔软饱满的乳房在她手里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嗯」,张静静咬了咬牙,将疼字咽进肚子里。

  李容看到赵日天玩弄张静静的上半身,自然是让自己去舔张静静的下半身,此时张静静校裙已经被赵日天撕破,只有一件白色的小白兔小内裤,李容心里一乐,没想到静静这么可爱,这时候她居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看了看自己的性感紫色蕾丝内裤,改天送静静一套。

  隔着内裤,李蓉舔在张静静的阴部,舌头顺着内裤,将张静静的阴道形状描绘了出来,细细的裂缝,近乎没有的阴唇。

  上半身是赵日天粗暴的揉搓,下半身被蓉蓉温柔的舔弄,奇怪的感觉从身体里升起,张静静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事实上,至今爲止,她仍然是个处女,对性一窍不通。

  奇怪感觉蔓延,张静静僵硬的身体也变得软软的,鼻息变得粗重。

  被赵日天粗暴玩弄的乳房也变得欢快起来,乳头变得膨胀。

  下面舔着张静静阴道的李蓉感觉到张静静的阴道开始分泌出液体,「静静真是敏感,真是便宜了赵日天」,转眼更加卖力的吸起来。

  将张静静的内裤拨到一边,李蓉仔细的看着张静静粉红的处女穴,粉丝的豆豆立在最上方,如夜明珠一般显眼。

  或许感觉到李蓉的目光,张静静的阴道不自觉的收缩了几下,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李蓉在张静静阴蒂上舔了一会,张静静分泌的淫水就更加多了,这时这日天的手伸了下来,按在了张静静的阴蒂之上,李蓉一连舔着赵日天的手,边舔着张静静的阴道口。

  赵日天刚从张静静乳房拿下来的手上还带着张静静诱人的体香,让李蓉很是喜欢。

  转眼间,赵日天的手便攻占了张静静的阴部,李蓉转而服侍起赵日天的肉棒来。

  这一看,吓了李蓉一跳,赵日天的肉棒又粗又长,足有20多厘米,直直的贴在腹部,如孙悟空的金箍棒一般,当真有日天之势。

  李蓉将阴茎放到自己嘴里,居然无法完全吞下去。

  嘴巴裹住肉棒,舌头不断的在上面打转,李蓉努力的服侍着赵日天。

  良久,李蓉吐出肉棒,喘息起来。

  赵日天挪了挪身体,将肉棒对准张静静的小穴,李蓉见状,知道赵日天想要操张静静了,赶忙握住肉棒,将它对准张静静的阴道口,赵日天一提腰,阴茎便顺利的全部抵进了张静静的体内,「啊」,一声痛苦叫声传来,张静静第一次便被这样破掉了,被破处的痛苦让她忍不住叫了起来,赵日天感觉到肉棒抵穿一层障碍,自然知道是张静静的处女膜,只是他没想到,张静静居然还是处女。

  李蓉看到血丝顺着赵日天的肉棒流下下来,也变得傻眼,万万没想到张静静是处女,想到她第一次便被如此粗大的肉棒贯穿,不知是多疼,一会又是多幸福,想到一会这根肉棒也要插到自己体内,李蓉看的又是嫉妒,又是渴望。

  知道自己干的是处女,赵日天不敢再乱动,这时候只会让怀中人更加痛苦而已,「舔“,李蓉知道是在命令自己,舌头顺着两人的结合处舔弄着,激发张静静的快感,这时赵日天又粗暴的玩弄起了她的乳房,上下的刺激慢慢减缓了张静静的痛苦,身体又放松下来。她立刻感觉到一种饱涨感从下身传来,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感觉到张静静适应了自己,赵日天慢慢的抽动着肉棒,小幅度的运动着。张静静的快感变得强烈,开始主动的迎合,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肉与肉的撞击响遍整个厕所。李蓉看着两激烈的动作,想像着在挨操的仿佛是自己,赵日天如同野马一般撞击在自己身上,将自己撞的魂飞魄散,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奶子,玩着自己的阴蒂,李蓉进入到幻想之中。不知什么时候,李蓉感觉到自己体内多了根东西,原来赵日天趁着她自慰的时候干进了她的体内,转头一看,张静静已经倒在一旁晕迷不醒了。李蓉自然不是张静静这样可以比的,她紧紧的收缩自己的阴道,将赵日天的肉棒夹紧,左右摇摆着身体,让肉棒撞击在自己阴道各处。赵日天肉棒又粗又长,直接可以顶到李蓉最深处,张静静承受不了,李蓉却是可以,每次撞到花心,李蓉便可以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感。赵日天抬起李蓉的一只腿,让她的阴部全部暴漏出来,肉棒快进快出,带出一串串淫水,将地板打湿。厕所内一片淫靡的景象,而厕所外却站着一位佳人,却是叶美景,她浅浅的笑着,嘴角划起,就像一只阴谋得逞的小狐狸,和上次机智果断形成鲜明的对比,真是一位百变妖精。龙傲天回到学校,正好看到叶美景坐在亭下看书,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如同一位仙子,专注的投入到书中的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喧嚣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安静的亭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叶美景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庭院深深》(随手借个琼瑶阿姨的书)。龙傲天突然笑了,心中的仙子形象立刻变成了邻家少女,而且正是那种幻想浪漫的那种。笑声打断了叶美景,她抬起头来,看到俊俏的龙傲天,英俊之中带着傲气,傲气中又带着高贵,健壮的身材配上他略带邪气的俊脸,正是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形象。叶美景的脸红了一下,害羞的低下头,又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他,「在下龙傲天,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啊,我就叶美景」,叶美景慌乱的站了起来,语巴都变得不利落了,看到她的样子,龙傲天心里暗笑,看来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你是这个学校的吗,在下第一次到贵校,听说贵校有很多漂亮的景色,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带我转下」。

  龙傲没有唐突的夸叶美景的美貌,免得破坏了自己的美好形象,同时也降低叶美景的戒心,还能增加两人相处的机会,爲以后相聚找到借口,一举三得。

  「啊,好啊」,叶美景爽快的答应。

  两人一起转在学校之中,美女帅哥,如同一对神仙眷侣,学校认识龙傲天的,个个倒抽了口凉气,不认识的也被他气质所摄,不敢上前搭理。

  至于叶美景,她素来低调,几乎没几个认识他的。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让叶美景羞的抬不起头来,龙傲天却是浑然不在意,不断对周围的景色加以点评,侃侃而谈,尽展自己丰富学识,让叶美景听的两眼发光。

  这时对面走来三人,却正好是赵日天,张静静,李蓉,三人刚过激情,身上还留着欢好的味道。

  龙傲天看到赵日天倒不在意,两人不止一次争斗,知已知彼。

  但他看到赵日天身旁的李蓉,再看到李蓉无法掩饰的欢好痕迹,眼神却变得极度冰寒。

  而叶美景看到赵日天,却吓得躲在了龙傲天后面,下意识的将她当成了挡剑牌。

  赵日天看到龙傲天和叶美景在一起,又看到两人的样子,心里早就怒火重重,再被叶美景这一激,气得就要挥拳后龙傲天打去。

  其实赵日天喜欢的正是叶美景,只是他向来骄傲,而且明知道叶美景不好招惹,故而从没表现出来。

  而此时龙傲天跟叶美景在一起,直接刺激了他骄傲的自尊,自己的东西,岂容他人染指。

  而说龙傲天,李容却是和他有婚姻的,只是近来两家越拉越大,两家都默契的不再提此事,龙傲天也是从家里老人那里打听来的,才知道自己有个娃娃亲,李蓉虽然漂亮,但也不入自己法眼,故懒得搭理,而此时赵日天却和李蓉扯上了关系,明显的和她睡了,在龙傲天看来,无疑是在自己头上戴了个绿帽子,无论赵日天有意无意,这个仇都不能不报。

  两人冰冷的眼神眼神在半空相聚,同时冷哼一声,就些擦身而过,让周围看热闹的不禁大失所望。

  第二天,校园便传出了龙傲天和赵日天午夜激斗,双双负伤的消息。

  此时叶良辰家中,「妹妹果然神机妙算,此二一起负伤,待我找到他们,就将他们一起除掉,从此学校就是我一家独大了」,「他们需要养伤,能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我都已经安排了人,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了」。

  「消息已经来了,不知道美景姑娘是否有兴趣听听」,叶美景脸色一变,因爲他听出来声音正是龙傲天的,此时他和龙傲天一起走来,一位龙行虎步,一位风姿优雅,岂有举世无双之姿。

  「你们……」

  叶美景惊的说不了话来,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叶美景,你机关算尽,却是棋差一着啊。」

  龙傲天邪邪的说道,「跟他们废话什么,全部打了」。

  随着赵日天一句话,龙、赵两家的人顿时齐拥而上,将叶家之人打的落花流水。

  叶美景双手被缚在背后,不知是谁,将她一双玉乳也绑了起来,高高的耸起,赵日天和龙傲天对笑一眼,双双朝着叶美景走去,两人眼神让叶美景一阵发抖,终于明白了两人并不是她想像的那种关系。

  「小妞,老子早就想干你了」,赵日天捏着叶美景的下巴,将她的脸强行对着自己,「老子倒要看下,你下面的骚逼是不是跟你上面一样强,经不经的起操。」龙傲天和赵日天同时上阵,院子里很快就传来叶美景的惨叫。

  字节数:15034

  【完】

 

上一篇:叶良辰(上) 下一篇:没算计好